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锦衣春秋 > 正文 第一三八八章 数十年如一日

正文 第一三八八章 数十年如一日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象人?”齐宁一怔。

    之前古象王国一行,齐宁已经知道了不少关于大宗师的秘密,也断定当今天下那几位大宗师之所以能有现在的成就,起因很可能就在古象王国。

    当初从西门无痕口中,齐宁已经洞悉了几位大宗师之间的渊源。

    北汉牧云侯还是皇子的时候,暗中出使古象王国,而白云岛主莫澜沧那时候还只是北堂幻夜身边的人棋奴而已,也随同到了古象,至若北宫连城,当年为了追寻剑道,前往极西之地,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十有八九也是出现在古象。

    至若黑莲教主,齐宁记得他恢复记忆之后,带着自己在大雪山穿行许久,到得一处雪崖边,教主对那里的路径十分熟悉,一看就不是初到雪山。

    也便是说,五大宗师全都在古象王国境内出现。

    地藏拥有大宗师的修为,但她化身夙影夫人,齐宁至今还不知道地藏的真实身份,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能证明地藏也曾出现在古象。

    但卓仙儿此刻突然透露地藏六使之中竟然有两人乃是古象人,那是否说明地藏也确实到过古象?

    卓仙儿见到齐宁脸上的疑惑之色,微点螓首道:“地藏曾经为了找寻灵丹妙药,走过无数地方,也曾到过古象,焰摩使者和摄天使者当时都只是孩童,据我所知当时这两人都差点死去,是地藏将他们收留,他们这才活了下来。”

    “找寻灵丹妙药?”齐宁更是诧异:“仙儿可知道她要找寻什么药物?”

    仙儿微微摇头,道:“到底找什么灵丹妙药,我.....其实也不知道。我们跟随地藏,她.....她并非什么都和我们说,有时候.....有时候她一个人孤零零沉默不语,会说些奇怪的话,但我们都不敢多问。”

    齐宁更是好奇,但立刻想到,几位大宗师虽然都拥有着骇人听闻的巅峰武道修为,但也因此都各受其害,极炎极寒两股天地之气反噬肉体,几位大宗师都是经受此等折磨,地藏既然也拥有了大宗师的修为,当然也逃不脱此等折磨。

    逐日法王和莫澜沧一直都在找寻化解痛苦的良药,为此还暗地里做过交易,那么地藏四处找寻药物良方,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仙儿的出身......?”

    仙儿肌肤白皙,身形体态都是典型的南方女子,自然不可能出身古象。

    “仙儿......!”卓仙儿微一沉吟,才道:“仙儿的父亲是一名商贾,他本来是楚国人,早些年楚汉两国并没有像如今这样烽火连天,也曾互通贸易,父亲从北方收购皮货往南方来售卖......!”她微抬头,回忆往事:“本来生意兴隆,我们一家就在东北定居,可是父亲后来不知为何得罪了一名官员,祸从天降,父亲被抓之前,安排我们逃亡,我们离开之后不久,父亲就被拘押下狱,我娘

    派人打听消息,才知道他们给父亲扣上了奸细的罪名,不但将家产全都抄没,而且父亲也在狱中死去......!”

    齐宁感觉到仙儿娇躯轻轻颤抖,更是握紧了仙儿的小手。

    “我娘带着我一路北逃,到了草原上,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染上了重病。”仙儿道:“我们在草原上无依无靠,母亲很快就去世,我记得那时候才四岁,处理不了我娘的后事,一个放羊的老头帮我埋葬了母亲,可是却要我做他的奴隶......!”苦笑道:“我没有别的法子,而且那时候我就算不答应也由不得我,娘亲被掩埋后,我就跟着他一起放羊......!”

    齐宁陡然间明白过来,为何仙儿的琴音之中,能够出现苍茫寂寥的韵律,身在江南水乡,没有经受过北国凛冽,很难相信一个人会体会北方那种苍廖味道,却原来仙儿竟是真的在北方草原生活过。

    一个四岁的女童,父母双亡,孤身在草原之上与人为奴,那当然是极为悲惨的处境。

    仙儿看到齐宁眼眸中的爱怜之色,轻轻一笑,继续道:“那放羊的老头自然不会存什么好心,他.....!”说到此处,美丽的眼眸显出寒意:“那天夜里他变成了一头禽兽,我赤着脚在草原上奔跑,草原太大,我看不见人,他就像一头狼一样,一直在后面追我,如果......如果不是地藏出现,我早就死了。”

    齐宁心下一颤,仙儿虽然说的简单,但他能够想到那夜对仙儿来说就是一个难以遗忘的梦魇,这时候竟是不由对地藏生出一丝感激之心。

    “地藏让他不能动弹,然后将那老头随身携带的弯刀递给了我。”仙儿道:“我就是用那把刀.....割断了老头的喉咙.....!”

    齐宁心下一凛,仙儿却是苦涩笑道:“侯爷是不是觉得我心肠狠毒,小小年纪就杀过人......!”

    “我只恨当时不在你身边,否则我会亲自动手。”齐宁叹道:“地藏救了你,她是你的恩人。”

    “不错,她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她,我早就死了。”仙儿道:“从那天开始,我就被她收留,她不但照顾我的生活,而且......还传授我们武功,那时候她已经收留了四个人,直到一年后收留了大力使者,她便说我们六个是她身边的使者,给了我们六人名号,告诉我们说这世间都是无情无义的邪魔外道,她要带着我们将世间的邪魔外道尽数铲除。”

    齐宁微微颔首,地藏六使当然都是在危难时候被地藏所救的孤苦孩童,他们幼时遭受悲苦,自然对这世间心存怨恨,而地藏正是利用这一点,将他们训练成了兴风作浪的工具。

    “地藏收留你的时候,焰摩的岁数似乎已经不小。”齐宁道:“那时候地藏有多大年纪?”

    “焰摩使者在地藏六使中年岁最大,也是最早跟随在地藏身边。”仙儿道

    :“我被地藏收留的时候,焰摩已经二十多岁,武功也是略有小成,所以他算是我们的长兄。他也是在孩童之时就被地藏所收留......!”微微想了一下,才道:“地藏多大年岁,我们从过来都不知道,我记得地藏收留我的时候,样貌看上去不到三十岁,似乎只比焰摩使者大上几岁,但焰摩使者说过,当年地藏收留他的时候,样貌也是那般,地藏似乎从来不曾老去。”

    齐宁顿时便想到了北宫连城和莫澜沧那些老怪物,他们的岁数都已经十分苍老,可是样貌却保持在壮年时候,岁月似乎对他们毫无作用。

    “仙儿,地藏是否受过伤?”齐宁轻声问道:“她四处找寻灵丹妙药,是否为自己疗伤?”心想仙儿自幼跟随地藏,地藏如果真的经受痛苦折磨,卓仙儿定然会有所察觉。

    仙儿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为难,齐宁忙道:“我方才说过,你若不愿意说,我不会为难你。”

    “其实.....!”仙儿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她找寻灵丹妙药,似乎是想要让一人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仙儿微点螓首:“据我所知,地藏收留焰摩的时候,也是在找寻灵丹妙药的途中,其实对此事我们私下里也不敢多说,地藏也从不对我们提及此事。”想了一下,才道:“地藏待我们很好,有些时候她很奇怪,经常独自一个人自言自语,有一次.....有一次我瞧见她坐在一处池塘边,自言自语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

    “她说些什么?”

    仙儿若有所思,才道:“我记得她是这般说。”扮作地藏模样轻声道:“不用长生不死,只要你睁开眼睛来,听我说上两句话,那么这辈子我就心安,我一定会找到让你醒转过来的法子......!”

    齐宁一怔,皱眉道:“她让谁睁开眼睛?”

    仙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她时常独自一人重复这些话,可说的究竟是谁,我们从不知晓,而且也从来不敢多问。不过.....她既然这般说,那么找寻灵丹妙药,就应该是为了让那人睁开眼睛,那人似乎昏睡不醒,所以地藏想找到灵丹妙药让他醒转过来。”

    “那地藏这般自言自语,有多长时间?”

    “焰摩从幼时开始就偶尔听她这般说过,我在她身边时候,从小到大,也听她说了十来次.....!”仙儿蹙眉道:“至少这般说了快三十年.....!”

    齐宁惊骇道:“三十年?那.....那便是说,这三十年来她一直在找寻所谓的灵丹妙药,而她口中的那个人,三十年来一直昏睡不醒?”只觉得实在是匪夷所思,能让地藏三十年如一日记挂,而且不遗余力找寻办法让那人醒转过来,那人却又是何方神圣,能够让地藏如此人物甘心情愿为他做这一切?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