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172章:时时刻刻想到我 钻石到8650颗加更

第172章:时时刻刻想到我 钻石到8650颗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门发出的动静,让门口的感应灯亮了起来。

    林温暖往外看了眼,空无一人,正当她要回去的时候,倏地注意到了地上的影子。她心头一跳,下意识的迅速关上门。

    嘭的一声,还关的有点响亮。

    李恪看到她惊慌的样子,再次起身,“怎么了?外面是谁啊?”

    林温暖握着门把,有几秒没有反应过来,沉静在自己的慌张之中。

    直到李恪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才猛然反应,几乎是用整个身体在抗拒,等看到李恪的脸,她又迅速冷静下来,稍稍松了口气,勉强扯了下嘴角,说:“没什么,是个神经病,吓了我一跳。”

    她扯了个谎,“之前物业就说这附近有这么个神经病到处乱窜,让我们小心点,没想到还真有,你一会走的时候,小心点吧。”

    她咳嗽了声,下意识的搓搓脸,从他身边走过,一边往厨房走,一边说:“先坐下来吧,我把菜都端出来,先吃起来。”

    她匆匆进了厨房,季思来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慌乱,“怎么了?是谁来了?”

    “不知道,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我们的行踪被人发现了?那些人找过来了?不行,要给陈学易打个电话才行。”

    林温暖心有不安,就现在这个情况,估摸着晚上都睡不着。

    季思来关了火,洗了洗手,往外看了眼,抓住她的手,说:“你先别那么慌,陈学易不是说安排人保护我们的么,你要相信他啊。”

    相信?不好意思,经历了那么多,她唯独学会的就是不轻易相信任何人。

    就算是眼前的季思来,她也不会全心全意的相信。

    她点点头,“我知道,先吃饭吧,我去把两个孩子叫起来。”

    她又去房间叫醒了两个孩子,带着他们洗脸洗手,没一会,又变得活龙活现,真是充电五分钟可以蹦跶一整天。

    五六个菜,还算丰盛。

    林温暖:“便菜便饭,招待不周,不要介意。”

    “这还是便菜便饭?看来你对便菜便饭有点误解。”李恪打趣,他也没有特别追问刚才的情况,好像是完全相信了她所说的精神病言论。

    他会搞气氛,所以即便林温暖心思有点恍惚,但饭桌上的气氛依旧很好,他多与两个孩子互动。

    因为学过儿童心理,所以连昱霖这样难搞的小孩,也被慢慢撼动,开始与他有来有往的说话。

    饭后,李恪就坐了一会,喝完一杯茶就告辞了。

    走的时候,李恪给了林温暖电话,还加了微信,说:“有事儿,就给我打电。”

    “好的,今天谢谢你。”

    “不用再说谢了,你已经请我吃了一顿饭了。”

    两人说了几句以后,李恪走了,林温暖看他进电梯,就迅速关上了门。

    家里没个男人,她的恐惧感更甚。

    她深吸一口气,再吐出来,强作镇定。

    随后,她分别给两个孩子洗澡。

    知南很开心,李恪都走了,还在叫哥哥。

    连昱霖都跟她提了李恪。

    他说:“叔叔好。”

    与林温暖单独在一块的时候,昱霖不会遮掩他的聪明。

    口齿清晰,表达也很完整。

    在外面,他多数时候是模仿知南,她怎么样,他就怎么样。

    就显得比知南聪明一点点。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林温暖被他的认真的表情给逗笑,“怎么?你这是想让我跟他结婚啊?想让他做你爸爸?”

    他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考验考验。”

    林温暖真的笑了,捏了下他的脸颊,“考验你个头。”

    昱霖也笑,他还难得这样开朗。

    给他擦干身体,换上衣服,林温暖自己坐在浴室间内,待了片刻。

    今个运动了一天,大家都疲了。

    林温暖和季思来轮流洗完澡,就回房休息。

    今天,她没有给两个孩子讲睡前故事,估摸着这两孩子没一会就能睡着。

    她看了一会电视,耳朵总是不受控制的去听外面的动静,视线时不时的往紧闭的房门看一眼,她脑子里幻想了很多,然后简直比恐怖片还令人害怕。

    她缩在被子里,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

    这时,她放在枕边的手机亮了起来。

    她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信息,就两个字,【出来】。

    她又不是傻子,肯定不会出去。

    爬了一天山,身体已经疲倦了,她很想睡觉,但心里的害怕,又控制着自己不要睡,万一睡着了,等再醒来的时候,是不是一切就变了。

    她要撑着。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号码又来了信息,依旧是两个字出来。

    林温暖觉得古怪,直接回了个电话过去。

    第一个没接,隔了一会她又打了一个,这倒是接了。

    “你是谁啊?”

    她上来就问。

    那头的人沉默,仔细听,能听到一点呼吸声。

    “不说话?”

    而后,林温暖就挂了电话,还把手机给关机了。

    站在外面的人,再打就是关机提醒。

    他轻笑,警惕性变高了很多啊。

    过了一会,有个黑影上来,给了他一把钥匙。

    他又等了一阵,等整个小区都变得静寂无声,他才将钥匙插入钥匙孔,开门的那一瞬,一根棍子紧跟着下来。

    幸好,他反应够快,及时握住棍子,而后伸手握住对方的手腕,猛地一拉,把人从屋里拉了出来,摁入怀中。

    气息微乱,林温暖拼命反抗,但对方力气很大,并对她的招数似乎还挺了解,一一挡下。

    紧接着,在如此安静的氛围下,那人的声音在她耳侧响起,“是我。”

    随即而来的,是头顶的感应灯,突然亮了起来。

    两个人,近在咫尺,连呼吸就交错在一块。

    林温暖紧紧盯着他,第一瞬间,她以为是陆政慎,而后才知道他是岑镜淮。

    起码略微松口气,等头顶的感应灯熄灭,她才回神,开始挣扎,压低声音,道:“松手,给我松手!”

    岑镜淮没放,因为不想。

    他反而抱的更紧,他就知道不可以见,见了以后,就难以放手,甚至于就想这样,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顾,就留在她身边,偷渡余生。

    林温暖知道这一番挣扎,全是无用功,便也不再动,她舔了舔唇,说:“先放开,好……”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住。

    奔扑而来的情,瞬间将她侵蚀。

    岑镜淮一把将她抱起,嘴唇也没有离开她的,一个转身后,便进了旁边的安全楼道里。

    他冰冷的手指触碰到她的皮肤,林温暖瞬间惊醒,而后用力的在他唇上咬了一下。安全楼道里,一片黑,只有应急灯绿油油的光,倒也能看清楚彼此的脸。

    他睁开眼,两人视线相对。

    他的唇慢慢松开,压在她后脑勺上的手没有松,额头相抵,他说:“我想你。”

    林温暖感觉到自己胸口似是有什么涌出来,她有点想哭吧,但她忍住了,她微微喘着气,过了一会,才说:“放开我。”

    一字一句,压着情感,故作冷漠。

    他不松手,天亮之前,一定不松。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他抱着她,声音绷紧。

    “与你无关。”

    “男朋友?”

    林温暖觉得还挺好笑,但也顺着他的话,说:“准确点说,应该是结婚对象。”

    她可以感觉到他手上的力气在加重,他在生气。

    他连自己的孩子都还没正经见过一次,这孩子就要叫人家爸爸了,是这个意思吧。

    他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呼吸发沉。

    过了好一会,他又问:“做什么的?这个男人。”

    “医生,新生儿科的副主任,年轻有为。”

    林温暖如他所愿,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仔仔细细。

    他轻笑,“你还挺受欢迎。”

    他努力克制下了话语里的刻薄,他知道他不该,但实在控制不了。

    林温暖很谦虚,“还行。”

    “嗬。”

    岑镜淮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想的所有,都是自作多情。眼下这女人,压根也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得救以后,就真的开始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甚至于又重新找了男人,准备结婚,给他的儿子找爸爸。

    真的可以。

    他心里跟扎了把刀子一样疼,并且很难受,他突然就很想矫情的问一句,她到底有没有爱过他,如果爱了,那么容易就忘了?

    在愤怒占据脑海的时候,有一股清流冒出来,说:这不就是你希望看到的?你本来就没有打算再回到她身边,她能够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你应该高兴才是。

    黑莲花岑镜淮说:“可这才多久?就这样把你忘了,你甘心么?你做了那么多,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这算什么?你付出那么多,她就应该一辈子等着你,就算是守寡,也是应该的。”

    白莲花岑镜淮说:“是你把她拖累成这样,她不欠你的。而且,既然你选择了大义,就不该儿女情长,也不应该让一个女人等你一辈子,她的人生应该她自己选择,自己决定,不要道德绑架。”

    争执不下,黑白莲花开始打架。

    岑镜淮吸口气,手微微松开了一点。

    林温暖趁机将他推开,连连后退数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海城的事儿,都结束了?陆政慎呢?”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道:“你放心吧,你现在绝对的安全,不会再有人找你,海城的林温暖已经是个死人了。当然,你有一点警惕心也是好的,人心险恶,你自己要当心。”

    他的语气变得温和,话语里是真心的嘱咐。

    林温暖心头微动,酸涩又疼,她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舔了舔唇,默了一会,说:“你要不要,要不要看一下孩子?”

    他想了下,点头,“如果你觉得可以。”

    片刻,她拉开安全楼道的门,进了屋子,然后把他招呼进门。

    她开了灯,房子还算大,四个人住刚刚好,家里收拾的干净整洁,还透着一股淡淡幽香。

    林温暖看了他一眼,就轻轻推开了季思来的房间。

    季思来还没睡,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睡在小床上,紧紧靠在一块。

    小夜灯打开,她把岑镜淮叫进来。

    季思来穿着睡衣站在旁边,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没有说话,随后出了房间,把空间留给他们。

    这是,岑镜淮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两个孩子。

    他们睡的很熟,什么都小小的,小手小脚,小小的脸。

    那一刻,他心里涌上的暖意,涨得他的心房酸酸涩涩。

    他蹲在小床边上,眼睛盯着他们的脸,养得很好,都胖乎乎的,很可爱。

    他说:“长得像你。”

    林温暖笑了下,“你说瞎话吧,明明长得像你。”

    “是么?那你看着他们的时候,算不算也在看着我?”

    林温暖顿了顿,如何都觉得这话,有点像是情话。

    “不算。”

    “那你看着他们,就能时时刻刻想到我吧?”

    “我还能想到陆政慎。”

    她凉凉的回答,回了把刀子。

    岑镜淮哭笑不得,而后笑出了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侧头看向她,“怪不得你刚才那么狠,把我当成是陆政慎了?”

    “没有,我知道你是你。”

    她不笑,表情很严肃,两人的视线相对,如此对视了片刻,林温暖先转开了视线。

    他黑深的眸子,像个漩涡,容易深陷。

    话音落下,房间里再次陷入静寂,两个孩子看起来睡相倒是不错,都没怎么动。

    岑镜淮伸手,在知南的脸上摸了摸,又碰了碰昱霖。

    而后,附身下去,在他们脸上亲了一下。

    如果有幸能够回来。

    他站起身,转头看向林温暖,那句要走的话,始终是说不出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张嘴又是另一句话了,“我能在这里休息到天亮么?天亮之前我就会走。”

    他这句话,让林温暖的心脏隐隐泛疼,她脑子想拒绝,但舌头不允许啊,“可以。”

    “嗯。”

    两人出了房间,林温暖让季思来去睡觉,季思来识趣,不多问一句,依言回了房间。

    这厅里,又只余下他们两个,面面相觑,气氛瞬息而变。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