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140章:责任

第140章:责任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家,林温馨给姜婉竹打了电话,询问情况。

    她开始态度还算好,可姜婉竹一直支支吾吾,一下点燃了她的怒气,“你今天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温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是不是你来负责?你儿子是横,可再横,他能控制法律么?我就不信,我倾我所有,我还不能弄倒你们陆家!就算我弄不了他,我也可以弄你!”

    林温馨也是没了法子,软话说了那么多,姜婉竹还是那个死样子,就没有必要再好言好语。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是方家的少奶奶,还有一点身份地位,说出来的话,总也有点影响力。

    姜婉竹多少有点护犊的心里,虽然她知道陆政慎现在混蛋的可怕,但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林温暖能捡回一条命,能平安回到海城,还多亏了我们阿政,要不是阿政,说不定早就死在外头了!温暖是受伤了,但这伤是从外面带回来的,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现在说这些话算什么呢?”

    “我也是看在你对两个孩子不错的份上,给你打电话,通知你一声,你倒好,来我们家门口大吵大闹,现在还用身份来压我。我到底也算是你的长辈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方家干出的那些腌臜事儿,我也不过是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没有嫌弃你。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厉害的角色,连我都要怕你了?”

    她说了那么多,林温馨只抓到一个重点,就是林温暖受伤了,听那语气,怕是伤的还不轻。

    姜婉竹这人最是碰不得硬,早前家里还是整整齐齐的时候,她常被人压一头,现在也算是扬眉吐气,她自是不用隐忍,也用不着看人脸色。

    林温馨默了几秒,缓和了语气,说:“我知道我说话没有分寸,得罪了您,但也希望您站在我的角度上想一想,我跟温暖是相依为命的姐妹,我就她一个体己的妹妹,她也就我这一个信得过姐姐。您也知道我们家里的大人是个什么德行,温暖出事到现在,你看他们做过什么说过什么?”

    “我是关心则乱,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想去看看她,我就是想看看她的情况,她要是见着我,肯定也会开心。您想想您受伤虚弱的时候,您最想见的会是谁呢?”

    自然是自己最亲的人。

    姜婉竹叹口气,“你压我逼我都没用,这个家里,归根结底是阿政说了算,他不让你进来瞧,你就是进不来。我也没办法。”

    这时,蒋妈进来听到她的话,想了一下,走过去拍拍她的肩,小声问:“是温暖的姐姐?”

    姜婉竹点头。

    蒋妈说:“我有个法子可以让她偷偷进来看一眼。”

    姜婉竹不可置信,“蒋妈……”

    “温暖也是可怜孩子,就让她进来看看吧。”

    “可这要是被阿政知道了。”

    “等知道了再说,尽量不让他发现。”

    姜婉竹挂了电话,神色凝重,长长叹了口气,“你说,阿政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在外头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蒋妈:“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看着他再伤害人。你是他妈妈,你有责任要引导他归正途,不能让他在这条歪路上越走越远,到时候想回头都难。”

    “我?”姜婉竹苦笑,“我能有什么办法?他哪里还会听我的话。”

    蒋妈说:“不管是否听话,你总该试一试,他虽不是你亲自生下来的,可你养了他那么多年,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你就有这个责任。父母照顾孩子是一辈子的,即便到了闭眼的那一刻,还是牵挂于心,不管他们长到几岁,在父母眼里永远也还是小孩。孩子错了就要教,不管几岁都不一样。”

    “现在他错了,你就要放任着他不管?由着他一错再错?要真是如此,那他就真的毁了。从小他跟在你身边,因为你吃了那么多苦头,可他还一心向着你,想为了你出人头地,让你在这个家里抬头。如今,你也该为了他,做一点儿母亲应当做的事儿了。”

    蒋妈苦头婆心,他到底也是看着陆政慎长大,他在陆家的点点滴滴,她全部都看在眼里。姜婉竹不是个多好的母亲,即便她心存善念,待他如亲生一般,可更多时候她的精力用在与人斗争,争风吃醋上。

    孩子,大多时候是个筹码。

    在这样的家庭里,儿子都是筹码。

    蒋妈忍不住说了句重话,“他会变成今天这样,你也有责任。”

    姜婉竹一顿,“我有什么责任?我自己还不够苦么?能给的我都给了,还想要我怎么样?”

    “同样是小老婆,温玖容的两个儿子就不是这样。”

    蒋妈所幸是将话都摊开来了,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得说,否则的话,再这样下去,这日子怕是过不下去了。

    姜婉竹一下被噎住,她咬了咬牙,想要反驳,却发现反驳不了。确实,温玖容两个儿子的性格与陆政慎完全不一样,即便温玖容不是个好东西,但也不得不承认,她是聪明,懂得如何在这家里立足,帮她儿子摒除一切危害。

    “那,那到底那两个孩子从她自己肚子里出来的,我这还是不一样的不是?”

    姜婉竹知道自己这话站不住脚跟,心里烦躁,猛地站起来,摆摆手,说:“别说了,现在这情况还不够乱的么?!我去看看林温暖。”

    “舅老爷还在里面,你一会再过去吧。”蒋妈提醒,她也没有再多说,但还是提醒,“你靠他进陆家的门,也该对他负点责任。”

    说完,蒋妈就出去了。

    姜婉竹心里气,气完以后,心里又突然升起了一丝悲戚,就坐在那里哭。

    知南正好起来,自己爬下床,走到她面前,很乖巧的挤到她怀里,伸手去拉她的手,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她,然后小手在她脸上胡乱的擦。

    像是在帮她擦眼泪。

    这一刻,姜婉竹莫名想到了曾经陆政慎也是这么大的时候,她因为什么事儿气的在房间发脾气,流眼泪,他也像知南一样,不哭不闹,走过来给她擦眼泪。

    她笑了下,握住知南小小的手,说:“干什么呀?给奶奶擦眼泪啊?”

    她没说话,只是笑了下,然后窝进了姜婉竹的怀里,小脑袋不停的蹭,把头发都蹭的乱七八糟了。

    ……

    姜腾坐在林温暖的房间里,医生是他带过来的,给她把伤口处理了一下,她趴在那里,强忍着疼痛,一声都不吭。

    等处理完,她才略略松口气,闭着眼,像是去掉了大半条命一样。

    姜腾说:“你受苦了。”

    林温暖没说话,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趴在抱枕上,动也不想动。

    “见到镜淮了?”

    她抿着唇,“见到了。”

    “他,他还好么?”

    她睁开眼,那双眼睛格外的明亮,抬眼看向他,“您觉得呢?”

    姜腾虽然不知道as,但心里多少清楚,他不会太好。

    他默了一会,咳了声,说;“那我现在可以怎么帮助你们?”

    林温暖笑起来,“我们谁也帮不了。当初你们放任不管,现在再来管,不觉得太迟了么?”

    “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是,大家都没有办法,当初没有办法,所以现在你是有办法了?你有本事把陆政慎换回去了?”

    姜腾:“那个时候,你也无动于衷,不是么?”

    两人对视。

    良久,林温暖噗嗤笑出了声,侧开了头,无力的趴在枕头上,点头,“是啊,我他妈被你们骗了,我还要负责任,当这个冤大头,帮你们把岑镜淮救回来,是么?”

    “你们最亲的人都不救,凭什么要让我去当这个出头鸟?!你们救我了么?你会为自己的妻女考虑,为自己考虑,谁又不是?”她冷然一笑,“我真是想不到,能从您的嘴里听到这句话,是我高看了您。”

    她闭上眼睛,无力跟这些人多费口舌。谁都想着自己,那就没有必要说,没什么可说的,“你们现在也不必假惺惺的来询问岑镜淮的消息,没有必要,就算问清楚了你们也改变不了任何。我现在很累,想要休息。”

    姜腾张了张嘴,终了也没说一句话,起身出去了。

    正好蒋妈走到门口,“怎么样了?”

    “还好,伤口都处理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蒋妈眉头紧紧皱着,“就是不知道少爷之后还会做出什么事儿,这要是再折腾,人肯定是要折腾死的。”

    “我会找他聊的。“

    “怕是聊也聊不出什么,他现在一颗心都歪了,光是说,说不进去的。”

    默了一会,蒋妈也没多言,只是拉着他到旁边,将林温馨的事儿跟他说了说,希望他能帮个忙,让她们姐妹两个见一面。

    姜腾一口就答应下来,随后带着医生离开。

    蒋妈进了房间,林温暖闭着眼睛,似是在休息,没什么反应。她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给她换了杯热水,又放了点吃的东西在床头柜上。

    晚上,陆政慎回来,姜婉竹在客厅等着,见着他进门,立刻起身,“回来了。”

    陆政慎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反应。

    “知道你回来的晚,我给你准备了夜宵。”

    “不饿。”他冷淡回应。

    “我亲手做的,你尝尝看嘛,吃一口也行。”

    陆政慎停住,回头看她,“找医生给她看过了?”

    姜婉竹一顿,舔了舔唇,多少有些紧张,吞了口口水,说:“是啊,我让你舅舅找了个医生过来给她把伤口处理了。”

    他的眼神冷了一分。

    姜婉竹说:“总不能看着她死吧?你把人救回来,难道是准备亲手弄死她的?”

    他没说话,只深深看她一眼以后,就转身上楼。

    姜婉竹还想说点什么,可看着他冷漠的背影,所有的话也就堵在了喉咙口,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陆政慎直接推门进了林温暖的房间,她骤然睁开了眼睛,转头就对上了陆政慎黑深的眸。

    她抿着唇,眼睛瞪得很大,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后靠,想要跟他保持最远的距离。可她一动,牵扯伤口,她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

    她咬着牙,下意识的攥紧了被单,她紧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

    陆政慎拿了遥控,把窗帘拉上,说:“这些佣人也太粗心了,竟然窗帘都忘了给你拉上。”

    她这会已经坐起来,满目警惕,还透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架势。

    他没有回头,只低头看着手里的遥控,说:“跟我对着干,是没有好处的。”

    顺着他,也未必有好处。

    “跟着我有什么不好?一切都没有变化,你还是陆三太太,甚至于走出去比以前更风光。”他突然回头,“我伤害过你?”

    她不语,脸色比刚才还白了几分,疼痛使然,她的额头已经布上了一层细汗。

    仔细想起来,他确实没有。

    他转身,走近,“你本来就是嫁给我的,跟岑镜淮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你在挣扎反抗什么?你本来就是我陆政慎的老婆,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你还不清楚?”

    他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弯下腰,视线与她齐平,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怕你受不了。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你两个小孩考虑。我相信你会想明白。”

    这天晚上,他倒是没有为难她。

    ……

    过了两天,姜腾主动联系了林温馨,商量好了以后,与蒋妈他们联合之下,隔天就进了陆家。

    姐妹两个也总算见上了面。

    林温馨看着温暖的样子,心都提起来了,“怎么这样了?是陆政慎伤的你?”

    林温暖摇头,“不算是他。”

    “什么意思?”

    “我在h市的时候受的伤。”

    她摸了摸她的脸,瘦了很多,脸色也很难看,整个人特别憔悴,“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什么?”

    想到这些日子的经历,林温暖想笑,是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的经历。

    林温馨见着她的笑,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想说些什么,可话还没出口,眼泪倒是先掉下来,她立刻侧头,迅速把眼泪擦掉,咳了一声,却如何也控制不住。

    林温暖看到她的眼泪,伸手握住她的手,说:“我没事。”

    “没事儿?你现在的样子还说没事儿,他们陆家这两兄弟全是祸害,没有一个是好人。”

    “嗯。”她点点头,话不多,“你快点走吧,我的事儿你不用费心。”

    她也不理她说的话,自顾自的说:“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别惹陆政慎。”

    “温暖,我不可能看着你落难,不管不问!不管怎么样,当初是你替我嫁进来……”

    她摇头,抓住她的手,说:“以前的事儿都不要再说了,而且按照林弘毅之前的说法,他跟温玖容本来就串通好了是准备让我嫁过来的,只是绕了个弯,从强迫变成心甘情愿而已,所以不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也没有任何亏欠。温馨,不要招惹陆政慎,快点离开方家,独善其身才重要的。”

    “做人,总是自私一点才更快乐,我不想你为了我做牺牲,更不想你为了我受到伤害,现在的陆政慎就是个疯狗……”

    她的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响起蒋妈的声音,紧接着,房门被人推开。

    陆政慎走了进来,蒋妈拦也拦不住,姜婉竹紧跟着过来,不等陆政慎开口,她上前,走到他面前,说:“这人是我让进来的,温馨是温暖的姐姐,她平安回来,也该是让她知道。”

    “你真要责怪,就怪我好了,是我自作主张。”

    陆政慎笑了笑,视线落在林温馨的身上,“不要紧,我早就知道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他们安排盘算了那么久,结果他早就知道了!

    怪不得一切都那么顺利,不是因为运气好,而是因为他知道,故意纵容的。

    林温馨也不惧怕,握了握林温暖的手,站了起来,说:“我想看我妹妹,有什么问题么?”

    “当然没问题,今晚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吧。蒋妈,晚餐准备的丰富一点,可不好怠慢了小姨子。”

    他的反应出人意料,但越是反常就越是有问题。

    等他出去,林温暖说:“你快走吧,我这边有人照顾,你不用担心。”

    “没关系,我现在还是方家少奶奶,他总不至于对我怎样。”

    林温暖摇摇头,“不管你是谁,他要对付你,只有想或者不想,与你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

    林温馨想到之前魏家的事儿,想到魏正涛的死,又想到方珩淅说的话。

    难不成,接下去他的目标是方家?

    晚上吃饭,林温暖忍着身上的疼,也陪着林温馨一块下楼吃饭。

    她换了身衣服,稍微打扮了一下,上了点妆,看起来不那么憔悴吓人。

    知南和昱霖看到她,都愣住了。

    最后,还是知南先跑过来,张开手臂要她抱。

    林温馨先把人抱起来,说;“妈妈刚回来有点累,姨妈抱抱,好不好?”

    昱霖倒是显得稳重,他慢慢走过来,看着林温暖,也没有说话,就是看着她。

    林温暖慢慢蹲下身,摸摸他的脸,说:“干嘛不叫人?这样可不礼貌。才多久没见,你就忘记我教你的礼节了?”

    他依旧没说话,只是沉默数秒以后,突然伸手抱住了她。知南见着,挣扎着下去,也一下抱住了林温暖。

    两个小孩挂在她身上,怎么都不肯撒手。

    林温暖将脸埋在两个孩子的身上,眼泪不受控制涌出来,停都停不住。他们都没得选,无路可选,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她看着两个孩子稚嫩的脸,伸手摸摸他们的小脸,忍住眼泪,道:“妈妈不在的日子,乖不乖啊?有没有给奶奶惹麻烦?有没有不听话?”

    知南摇摇头,又点点头。

    昱霖就没什么反应,也不说话,就是盯着她看,连眼睛都不眨,生怕眨一下,人就要不见似得。

    林温馨将温暖扶起来,她牵着两个孩子的手,到餐厅坐好。

    昱霖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目光都不转一下。

    这孩子也不知道在魏家发生了什么事儿,回来以后就不怎么爱说话,也不怎么笑,问他问题,多半也没什么反应,不是木着发呆,就是玩别的东西。

    选择性不理人。

    心理医生断定他是受了虐待,造成了心理阴影,才会这样。

    可人送回来的时候,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

    后来给他洗澡,发现他那么抗拒水,才想到,有可能是被淹过。

    把他整个人摁在水里,既不会留下伤口,也能恐吓到人,是个不错的办法。

    想到这小小的孩子,就被大人这样虐待,想起来就生气。姜婉竹看到魏正涛死亡消息的时候,还挺解气,这样的人,就该死,虐待小孩,就不该活着。

    林温暖还不知道昱霖发生的事儿,只当他是太想她了,给他夹菜,哄他吃饭。

    知南还吃醋,坐在旁边哇啦哇啦的叫,吵着要她喂饭。

    此时,林温暖身上的伤也没那么疼了,一心都扑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什么苦难,为了他们,她都可以承受,只要他们两个能够好好的,平平安安的长大,怎样都行。

    如此,林温暖回来的事儿,整个陆家上下都知道了。

    饭桌上,陆政慎态度很好,那温柔好客的样子,叫人心有不安。

    饭后,林温暖被两个孩子拉回了房间,蒋妈在旁边照顾着,她身上还伤着,照顾两个孩子,还不行。

    林温馨上厕所的功夫,出来时,客厅里就只剩下陆政慎一个人,连佣人都瞧不见一个。

    她看了他一眼,没有停留,准备再去看看林温暖,这次走了,下一次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顺利见一面。

    陆政慎调着电视节目,“过来聊几句,方家少奶奶。”

    林温馨脚步一顿,几秒以后,走了过去,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你想说什么?”

    “我看你跟温暖关系还挺好。”

    “你直说。”

    他笑了下,抽了口烟,说:“我知道方兰滟有个秘密遗嘱,没有对外公开,遗嘱内容是只要你生个孩子,她的所有资产全部归你所有,是不是?”

    林温馨一顿,脸色微变,这件事连温暖她都没说。

    “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答应了。”

    “你要做什么?”

    “老爷子的遗嘱林温暖肯定跟你说过,也就是说,除了握在我手里的那点资产,其他一分钱我都是得不到的,陆家这么大一块肥肉,我顶多只能看着。但是国内,又何止陆家一块肥肉。”

    他停下了手,侧目看过去,眼里含着笑。

    林温馨也不是傻子,她自然知道陆政慎在说什么。

    陆政慎说:“方庆荣是个保守派,从他那边攻克,得费一番功夫,至于方珩淅,诡计多端,也不好对付。方兰滟当初是怕他们两个人争的你死我活,毁了方家。这才把你安插进去,两方制衡,对公司没有坏处,一面家保住了,另一方面公司也能够蒸蒸日上。但方兰滟到底还是感情用事,她还想着让自己这傻儿子能留个种。“

    “既然如此,你就给生一个呗。方钰也不是先天性的傻子,只是出了车祸,不小心成的傻子。我相信你们生下来的孩子,肯定不会差。”

    林温馨:“你想让我用方家的资产,来换取林温暖和两个孩子的自由?”

    “到底说在方珩淅身边待久了,有点脑子。”他侧过头,眯着眼,看着她,“答应么?”

    林温馨抿着唇,想到林温暖的样子,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默了一会,说:“你能保证绝不动她?”

    “当然。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要是跟方珩淅串通怎么办?女人嘛,总是感情用事,更何况你们两个本来就有一腿吧?”

    “没有。”林温馨一口否认,“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提前写转增合同。”

    “没关系,我不怕你反悔。”

    他看着她,笑了笑,那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

    晚上,林温馨回到家。

    方珩淅就在门口,也不知道在这里等了有多久。

    “你干嘛不进去?”

    她走过去,从包里拿了钥匙开门。

    方珩淅:“你去陆家了。”

    “嗯。”门锁转动,啪嗒一声,门开了,她进门,把包包放在柜子上,换了鞋子进去。

    方钰在房间里打游戏,周妈在看电视,见着两人进来,有些惊讶。

    “舅爷来了。”

    方钰听到动静,跑了出来,“老婆姐姐回来啦。”

    林温馨对着他笑了笑,说:“怎么还没睡觉?九点就该睡觉了。”

    “我等你回来嘛。”

    “明明就是想打游戏。”她斜他一眼。

    方钰吐了吐舌头,看到方珩淅立刻转移了话题,“舅舅,你也来啦!”

    周妈看出来他们应该是有话要说,关了电视,起身过去把方钰带去了房间。

    方钰还算乖,跟林温馨讨了个亲亲,就跟着周妈回了房间。

    林温馨去厨房倒水,顺便给方珩淅也倒了一杯。

    两人坐在餐厅,她垂着眼,默默的喝水,一时无言。

    “你怎么进去的?”方珩淅没动那杯水,审视着她。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