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135章:淹没的光彩

第135章:淹没的光彩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男人走到床边,拉开椅子弯身坐下来。

    “还不睁开眼睛,等什么呢?”男人噗嗤笑出声,十分嫌弃的说。

    岑镜淮闻声,睁开眼。

    “surprised。”陈学易打开双手,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轻轻笑了下,伸手一拳打在他的身上,“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不见,你怎么混成这样了?”他上下打量,眼里依旧是藏不住的嫌弃,“以前的岑第一,哪儿去了?你之前退出部队,我当你是去发财去了,还等着你开着法拉利来带我去吃吃喝喝,你让我很失望哦。”

    岑镜淮摁了下开关,床位慢慢的升起来。

    他坐起来,“我现在这样,也不方便给你倒茶,要喝水自己倒。”

    “这么弱?不应该啊,按照你的身体素质,中弹还能咬牙爬回安全地。现在这么差了?”

    “你可以了,我叫你来是让你来损我的?”

    陈学易笑,“不然呢?不就是让我来看看你的落魄样么?”

    “你现在怎么样?”

    “还行。”

    陈学易家里一水都是部队出身的,他的爷爷职位还挺高,虽然是退下来了,但威望还在,他父亲现在也按着资历一路往上,一家子都兢兢业业,做人做事儿,都是规规矩矩,严格按照军人的标准。

    陈学易自然也是这一条路,加之他足够优秀,慢慢熬,说不定日后比他爸爸和爷爷更有出息。

    岑镜淮在军校与他同届同班,两人一直属于良性竞争关系,但陈学易总是落他一头,他是永远的岑第一,他就是老二。

    两人干啥都要比一比。

    体能方面,两人不相上下,其他岑镜淮就高他一筹。

    上学那会,所有人都觉得岑镜淮日后一定有大成就,结果进了部队没两年,就自主申请退了出来。

    当时劝说他的人不少,但他挺坚决。

    最后,还是退下来了。

    其实他这样的人,离开了这里,去哪儿都能够有一番天地。

    只是觉得太可惜了。

    陈学易想到当年,叹了口气,收了心思,一本正经道:“到底是什么事儿,你还要专门找人来找我,自己都出不了面。你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需要你的帮忙,这件事,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

    他笑了下,“怎么?你现在这是承认我陈学易比你强?”

    “一直。”

    “这可不像你。”

    “起码现在你比我强,等我康复了,就不一定了。”

    陈学易轻嗤一声,“那你说,我要怎么帮你。”

    他也不是随随便便能从部队里出来的,找他的人说事态严重,他才上报请假出来。

    假期也很短,一周左右。

    岑镜淮想了一下,说:“知道AS么?”

    陈学易皱了皱眉,摇头。

    其实具体的,岑镜淮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对社会是没有好处的。

    而且这个组织究竟是怎样的结构,最上头的人是谁,他也还不清楚。浑噩的在里面待了两年,他也不过是底层的傀儡雇佣兵。他按照他的理解,跟陈学易简单说了说。

    陈学易脸上的笑容敛去。

    显然,这事儿,以他现在的资历和能耐,还管不了,但他能够找到可以管这件事的人。

    可关键的问题是,“你也在这个组织里?”

    岑镜淮眨了下眼睛,算是承认了。

    陈学易皱眉,“你疯了?你干嘛要加入?你知不知道,就算你现在主动出来解决问题,到时候你还是逃不过制裁?”

    “我知道。”

    他真是给气笑了,“岑镜淮,你大好前程,你竟然去干这个?你脑子瓦特了!”

    岑镜淮但笑不语,有些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些话,他要等到跟陆政慎见过面以后,再解释。当然,无论怎么解释,他这身污点,也是擦不掉的。

    两人聊了许多,时间太晚,陈学易也没有打扰他休息,聊的差不多,就坐在旁边休息。

    第二天,康靖嘉带着林温暖来医院。

    陈学易没在,岑镜淮坐在床上,看起来好像比之前好了很多的样子,但整个人看起来瘦削单薄了许多。

    人果然不能生病,一生病就会迅速消瘦。

    今天出了太阳,窗外的光线很足,他整个人被笼在光线里,好像随时会被光线吃掉一样。

    这一刻,林温暖心里生出一丝心疼。

    脚下生风,几乎是瞬间就跑到他面前,在他快要拿到水杯之前,帮他拿了,放在他的手里。

    岑镜淮嘴角微扬,看了她一眼,估计在康靖嘉那边住的还行,她现在看起来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

    “看起来有点胖了。”

    “哪里。”

    “脸上。”

    “那应该是我没睡着,肿了吧。我被禁锢在屋子里,吃不好睡不好,怎么会胖。”

    康靖嘉不高兴了,“我走的时候给你买了多少东西?我回来全部都清空了,你还说吃的不好?一天到晚,我让手下给你送餐起码有五次吧?都喂狗了?”

    林温暖瞪他一眼。

    这一次,倒是岑镜淮,难得的心平气和,十分大气,对着康靖嘉道了声谢。

    谁也没想到,他能说这句话。

    何鸿维都不免多看了他一眼。

    但岑镜淮这一次的神色,格外的真诚,是真心实意的说这句话。

    出嫁从夫,林温暖也好好的跟康靖嘉说了声谢谢。

    弄的康靖嘉无话可说,心里憋着一股气,难受的很。

    他站了一会,就出去抽烟去了,刚走到门口,陈学易进来,两人打了个照面,各自点头,便错身而过。

    何鸿维瞧着,也没多留,简单说了两句,就跟着康靖嘉出去了。

    林温暖没见过陈学易,压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又转头看向岑镜淮,眼里带着疑问。

    陈学易简单打量了一眼林温暖,大大方方走过去,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岑镜淮的同学加战友陈学易。”

    林温暖连忙起身,伸出手与他握了一下,“我是林温暖。”

    岑镜淮帮她补充了一句,“我媳妇。”

    “嗯,漂亮,还蛮符合你的审美。”

    岑镜淮笑,“我什么审美?”

    “不摆在这儿了么,还问。”

    林温暖看了一眼,主动给陈学易泡了茶,这一刻,她的心情跟今天的天气一样,阳光灿烂,这个陈学易一定是不简单,否则岑镜淮不可能把人找过来。

    难怪他刚才那么和气的跟康靖嘉说了声谢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林温暖将茶水端到陈学易面前,“这边也没什么好照顾你的,讲究一下吧。”

    “我没那么多讲究,喝白开水就行。”

    岑镜淮:“用不着招待他。”

    “啧,就泡个茶,瞧你小心眼的样。以前没看出来你那么小心眼。”

    确实,对以前的那个女朋友可没有这么上心过,没有备忘录,连人家生日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不过陈学易也不怎么喜欢安晓媛,一块吃过两顿饭,感觉不是特别好,把人抓的太死,又太过于卑微了一点,还有点道德绑架的意思。

    他就不太欢喜,想着岑镜淮大好一个青年,落在这样一个女孩子的手里,多少觉得有点可惜。

    那会,他还跟他聊过几次,但岑镜淮的态度,既然谈了,没有特别触及原则的事儿,他也不会轻易分手,能凑合着过日子,就可以了,爱不爱,也没多大区别。

    现在看出来了,爱还是不爱,区别真的很大。

    陈学易想着过去的事儿,不由发笑,不由多看了林温暖几眼。长得比安晓媛好看很多,人看起来温温柔柔,第一印象还是可以的。

    他说:“等你好了,你们夫妻两个要请我吃顿饭。”

    “等好了再说。”

    陈学易:“你不请试试,我把你在学校的丑事儿都给你抖搂出来。”

    他伸脚,陈学易立刻避开,啧啧两声,说:“这还没好,就开始动手动脚,皮痒?”

    “我看你是欠打。”

    陈学易进来以后,病房内的气氛好了很多,林温暖可以看到本该属于他的光芒,那种本该是站在人群里闪闪发亮的人,她几乎可以想象,他上大学,在部队时候,那意气风发的样子。

    他们都是向阳而生的,天生的强者,有坚定的意志和信仰,热血又激进,自律自强,不管到了哪里,都该是站在顶端的人。

    陈学易要在这边待几天,要他讲究在医院里睡,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事儿,康靖嘉交给了何鸿维去办。

    下午,何鸿维就带着陈学易去市区找了酒店先住下来。

    康靖嘉把人丢在这里,就去办事儿去了。

    房间里,就林温暖和岑镜淮两个人,难得的独处时间,她给他削苹果,说:“你战友还蛮有趣的。”

    “很花心的。”

    “看起来不像啊。”

    “不像?”

    岑镜淮笑起来,“哪里不像?”

    明明上上下下都透着花心的样子。

    林温暖想了一下,说:“你的朋友,不应该跟你差不多么?”

    这话他没法接,总不好驳回,到显得他也是花心的。

    岑镜淮一时语塞,林温暖切了一小块苹果递到他嘴边。

    “其实我还蛮好奇你以前是什么样的。”

    看到陈学易以后,她就更好奇,他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前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看起来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说起来,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他伪装成别人的样子,而他自己到底真正是什么样,她都不了解。

    等他能够用自己身份的时候,却是物是人非。

    他身上的光,被陆政慎亲手扒下来。他再也不会是以前那个岑镜淮了。

    这一刻,她莫名的有一点点羡慕安晓媛,她曾经拥有的是最好的岑镜淮。

    她挖了一块苹果,放进了自己嘴里,还挺甜的。

    不高兴,自己吃了。

    她把小刀放在旁边,直接啃了一口。

    岑镜淮觉出她的心思,“在想什么?”

    “没什么。”

    她摇摇头,“你给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儿呗,你好像从来也没说过。你看,我在你面前什么都没有保留了,可你的很多事儿,我都不知道,有点不公平吧。”

    “我现在开始分不清楚自己是喜欢你,还是喜欢陆政慎。”

    “当然是我。”

    “未必,你当时可是用陆政慎的身份跟我相处的。”

    岑镜淮苦笑,“心是我自己。”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不知道是谁的心。”

    他挑眉,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面前,“挖出来给你看看?”

    她凑过去,咬了一口苹果,一双眼睛亮亮的,盯着他,说:“挖。”

    她红润的唇泛着点点水泽,咀嚼着苹果一动一动的,格外诱人。一股气血在腹部结成,一股脑的冲上来,他一把拉下了挡在他们两人之间的苹果,然后另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颈,眨眼之间,嘴唇便贴在了她的唇上。

    林温暖嘴里的苹果都还没有咽下去,她原本还等着看,他要怎么接下去,谁知道,竟是直接把她的嘴巴给堵住了。

    她愣了愣,几秒以后,迅速把他推开,“你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在医院里不动手动脚。“

    “但我没说不动嘴。”

    她白了他一眼,“你就只会这样。”

    “不然,你要我怎样。”

    她哼了声,自顾自的吃苹果,不理他。

    心却砰砰跳的格外的快,连呼吸都感觉不是太顺畅。

    莫名的,这一刻,她也挺想亲他的,不知道为什么。

    脑子发昏一样,她咬着苹果,吃了一半,打算去卫生间里冷静一下。

    她一个女人,要矜持点。

    她把苹果放在床头柜上,起身,走了两步之后,突然转身,回到他的身边,主动的吻住了他的唇。

    想亲就亲,忍什么忍。

    ……

    姜婉竹去给昱霖做了全身检查,报告第二天就都出来了,一切都正常,除了身上一些外伤,其他没什么大碍,但医生建议,这么小的孩子在外面受了伤,心里多少会造成不良的影响,最好是能给儿童心理医生看一看,评估一下最好。

    姜婉竹觉得医生说的挺对,隔天就找人安排了一个专家医师,到家里来看。

    魏正涛的死,是在昱霖回来之后的一周被爆出来。

    说是死在郊外,被人枪击而亡。

    魏家的家底摆在那里,魏正涛这样死了,倒也没有人觉得意外,坏事儿做多了,最怕走夜路,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他们魏家做事向来又狠又毒,仇家一大堆,死了也没有人觉得可惜,还一片叫好。

    如此,商圈里,总算是少了一颗老鼠屎。

    而后,陆政慎趁着魏家乱的时候,将整个魏氏低价吸纳,一气呵成。

    这些日子,娱乐财经新闻全在放这事儿。

    林温馨没太注意这些,只要昱霖平安回家,她就算是松了口气,能够好好的在家里安心休养。她也不愿意待在方家,住了两天,就搬到自己的公寓去住。

    就她跟方钰两个人,再一个一直照顾方钰的老保姆,三个人在小屋里,倒也舒服惬意。

    可能是林温暖的事儿影响了她,导致她现在有点想要抽身,不想在当这个制衡点,只想过一过她自己的日子,经营她自己的公司。可转念一想,若是温暖真的没了,那两个孩子在陆家的手里,她始终不能放下心,脱了方家,那么她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两个孩子她想管也管不到。

    门铃响起,她从新闻上抽回心神。

    方钰剥完手里的葡萄放在盘子里,就跳起来,跑去开门。

    林温馨扫了一眼茶几上的盘子,里面全是剥了皮的葡萄,一颗颗晶莹剔透,非常诱人。

    都是方钰剥的。

    他一颗都没有吃。

    其实方钰除了傻,其他都挺好,也很听话,甚至于很多时候还很贴心,就是傻乎乎的,因为傻,所以显得很开心,在这样的家庭里,当个傻子,真的比当个聪明人要舒服多了。

    “舅舅,你怎么来了。”

    林温馨脸上的笑容落下,侧头看过去,就看到方珩淅从门外进来,衣冠楚楚,最近没戴眼镜,就没有那种斯文的感觉。

    方钰说:“舅舅,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让周妈多准备点饭菜嘛。”

    “我就是来看看你,坐一会就走。”

    “我很好啊,我把老婆姐姐也照顾的很好。周妈妈说老婆姐姐胖了,都是我的功劳。”他笑嘻嘻的,拍拍自己的胸脯,一边说,一边往里走。

    先把方珩淅拉到客厅坐下,然后跑去厨房给他泡茶。

    林温馨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叫了声,“舅舅。”

    他勾了下唇,应了一声。

    “去医院复查了没有?”他问。

    “还没,再修养几天。”

    “还想再修养多久?”

    林温馨看了看他,笑说:“如果可以,最好是半年或者一年。”

    她也是随口说说。

    “那需要一个特别的理由。”

    她没有接话,她也不是个傻子,当然知道他这话里的含义。

    方钰泡好茶出来,走的很快,稳稳的将茶杯放在方珩淅的面前,“舅舅喝茶。”

    “嗯,谢谢小钰。”

    “不客气。”

    他笑着,然后走到林温馨的身边,把那盘剥好的葡萄递给她,说:“给你吃。”

    “谢谢小钰。”

    “不要谢,舅舅说了,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是不用说谢谢的。老婆姐姐你又忘记了。”

    “好好好。”

    “不过你要是真的想要谢谢我的话,就亲亲我吧。”他说着,把脸侧了过去,笑的特别灿烂。

    林温馨也没有别扭,在他脸颊上亲了亲。

    方钰开心的整个人一下子往后倒,做出开心死了的表情。

    林温馨也跟着笑。

    方珩淅坐在旁边,默不作声,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目光深邃,瞧不出喜怒。

    当然,林温馨也不想去猜他的心思。

    过了一会,周妈出来,“舅爷,你吃过饭没有?”

    “吃过了。”

    “那要不在吃一点,我做了不少菜的。”

    “不用,我这就走了。”

    方钰很热情,“舅舅,你就坐下来吃点吧,你一个人回去也是一个人,不如跟我多待一块,这样也不会无聊。”

    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咧着嘴笑,说:“上次听爸爸说,舅舅要娶媳妇了。舅舅,你什么时候娶媳妇?我可不可以做你的伴郎啊?”

    方珩淅余光看了林温馨一眼,她视线落在电视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慢吞吞的吃着葡萄,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

    方珩淅说:“可以啊。”

    “耶,太好了,我可以当伴郎咯。”

    林温馨吃到一颗略有些酸的葡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还真的是很酸。

    周妈准备开饭,在方钰热烈的邀请下,方珩淅还是一块坐了下来,四个人落座。

    周妈伺候方钰吃饭,方钰则照顾林温馨吃饭,相互之间很有爱。

    方珩淅单独坐在一边,拿着筷子,只偶尔夹菜,其实他没吃过。方老爷子死了以后,他就时常一个人,方兰滟提防着他,两人关系比较一般。

    姐弟两个很偶尔才会一块吃一顿饭。

    他长时间一个人吃住,早就习惯了。

    林温馨嫁进来以后,他身边就多了个人,这两年,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两人时常都在一块。

    他竟然也觉得习惯了,这次她生病,他的生活又恢复到以往,反倒是不习惯起来。

    这时,方钰注意到了他,立刻夹起了他最爱的大鸡腿,放在了他的碗里,“舅舅,你吃啊,你怎么不动筷子呢,不要客气嘛。”

    说着,他将另一个鸡腿放进了林温馨的碗里。

    周妈笑着说:“少爷可真是懂事,娶了老婆以后,真的是越来越懂事了。”

    “那是,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嘛。”

    “是的,你也多吃点。”

    一顿饭,吃的还算开心。如果方珩淅不来,应该会更愉快一点。

    饭后,方钰主动进去洗碗,周妈自然也不会闲着,在旁边帮忙。

    这客厅里,又只剩下林温馨和他两个人。

    方珩淅说:“魏家的新闻看了没有?”

    “看过了。”她喝了口水,说:“魏家怎么样我没什么兴趣,只要昱霖安全回来,我就安心。”

    方珩淅笑了笑,“你别安心的太早。”

    “什么意思?”

    “你现在还是方家的人,你以为陆政慎拿下了魏家,就这么收手了?”

    林温馨看着他,没有说话。

    方珩淅喝完了杯子里的茶,就起身告辞了。

    林温馨跟方钰一块把他送到门口。

    他回头,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了一圈,说:“你也可以选择过太平的日子。”

    “晚安。”他说完,便走向了电梯间。

    方钰眨眨眼,转头看林温馨,“舅舅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她对着他笑了笑,拉着他进了家门,顺手把门关上。

    ……

    陈学易亲自驱车去了H市的火车站,他在外面等了三十分钟,看到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从里面出来,手里提着简单的包。

    他瞧见,冲着那边,招了招手,“赵叔,这边。”

    赵英迪看到人,径自走过去,“走,带我去见你的朋友。”

    “这么急?不如我们先吃个午饭再过去,反正也不差这一会了。”

    他笑了下,“也好。”

    两人出了车站,上车。

    整个过程,被人拍了下来。

    易澎收到照片,将照片放大,眯了眼。

    “老大,这是什么情况?这人看起来不普通啊。”

    易澎双脚搁在桌子上,手里把玩着火机,过了一会,说:“晚上让老康带着他的小仙女过来吃饭。”

    “是。”

    “不管什么理由,都必须带着人过来。”

    “好。”

    ……

    吃过午饭,林温暖在陪护床上小憩。

    岑镜淮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她,好一会之后,林温暖睁开眼,正好对上他的眼睛。

    “看什么?”她眨了眨眼,眉眼间含着笑,透着风情。

    女人,就是要好好养着,越养越水润,跟玉一样。

    岑镜淮说:“过两天,你跟着陈学易走。”

    她神色不变,“你呢?”

    “我还要在养几天。”

    “那我跟着他去哪里?”

    “先去北城,等我好一点,我会去一趟海城,如果可以我会把孩子带出来交给你。”

    她看着他,默了一会,伸出手,他顺势握住,也不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低头,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亲,说:“我先要确保你的安全,才能去做事儿。”

    她点点头,依旧不说话。

    “如果我始终没有回来……”

    她一双水润的眼,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把话说下去。

    可看着她的眼睛,他却有些说不出口。

    转而换了话题,“我会尽快回到你身边。”

    她露出笑,“这还差不多。”

    他伸手摸摸她的手,“过来。”

    她依言,听话的支起身子,仰起头。

    他探出身子,低下头,嘴唇碰上,不足一秒,林温暖的手机响起。

    她正欲退回去,被岑镜淮拉住,摁住了后脑勺,“别管了,不要浪费时间在别人的身上。”

    她抿了下唇,眼眶有些热,然后点了点头,“嗯。”

    嘴唇相触,热烈而又缠绵。

    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也许就不会浪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那一刻,林温暖很想留在他身边,一刻也不离开,生生死死就在一起,一分钟都不想分别。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