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121章:一点点甜

第121章:一点点甜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伏响是同岑镜淮睡一个房间的,那天晚上,他在门口徘徊良久,最终还是去厅里坐了一夜。

    伏响和灵犀都睡不着,灵犀收拾了地上的残骸,就领了一瓶酒,两人对坐,一起喝闷酒,窗外风雨不停。

    这一夜,船上的人都难以入眠。

    岑镜淮抽完了所有的烟,也压不下心里不断往上冒的火。

    在他的记忆中,陆政慎是个好人,是个挺不错的兄弟。舅舅是在陆政慎十五岁的时候带着他回来见他们的,两个人站在一块,看到彼此,眼里都是惊诧。

    就像是在照镜子,若不是穿着不一样的衣服,他真怀疑眼前这是克隆人。

    那是一种新奇的感觉,两人彼此打了招呼,做了自我介绍。

    开始是局促的,慢慢的,才开始变得熟络。小时候,只需要一个共同的兴趣,不管多陌生,都能玩到一块去。

    他们喜欢的一样的东西,只是从那时候开始,岑镜淮就知道,这个在富贵人家生活的兄弟,并不似自己想象的那么自由快乐。他的一言一行,都被人看在眼里。

    太优秀,会遭人嫉妒,太平庸无能,又要遭人嘲笑。

    他小心翼翼的在那边生活,那一刻,岑镜淮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羡慕。

    十八岁那年,岑杏朵生意上出了状况,加之她的父亲找了过来,又惹来了一大批的债主。生活受挫时,陆政慎把他存下来的所有钱,都给了他们,不少,却也没有多到解决困难。

    可当他把钱拿给他的时候,岑镜淮感受到了他的善意。

    他说:“你们不要走,我会尽力帮你们的。”

    陆政慎不像岑镜淮那样,能够在一个还算正常的家庭里,按部就班的长大,与普通孩子一样,什么年纪做什么事儿,该叛逆的时候也是叛逆的让岑杏朵气的跳脚。

    他的人生平静,没有太多波澜,还算一帆风顺,没有多大的挫折。

    学习好,人缘好,能力强,到哪里都是发着光,引人注目的。

    一直以来,他跟陆政慎私下里就有些联系,两人感情还不错。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明白,他究竟为什么会加入这样的组织,究竟有什么理由,让他从阳光下,走进黑暗里。

    原来,他只是被自己最亲的兄弟背叛利用而已。

    他把房间里能砸的东西全砸了。

    林温暖的房间就在隔壁,闹出来的动静,她全部听到了。

    她犹豫,最终还是走过去敲了敲门。

    好一会,门才打开。岑镜淮整个人散着狠戾,眼睛在看到她的瞬间,顷刻间柔和下去,眼眶微红,看着她,说:“怎么了?”

    林温暖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说:“没,听到这边动静很大,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过来问问。”

    “没事。”他一只手抵着门,垂了眼帘。

    她注意到他手背上的血,“真没事么?”

    他嘴角勾了一下,无声摇头。

    林温暖站在那里,瞧出来他并不愿意多说话,她点点头,“好,那不打扰。”

    她又往后退了一步,转身要走。

    下一刻,岑镜淮一步从门内出来,伸手扣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拉了过来,抱进了怀里。

    他的动作很快,林温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他怀中。

    她推了他一下,“你……”

    “别说话。”他的语气冷冷的,透着命令的口吻。

    她的眉头皱了,又慢慢松开。

    莫名的,一股委屈油然而生,冲到脑袋里,鼻子发酸,眼眶也紧跟着遭殃。

    她闭上眼,只片刻,她再次挣扎,“放开。”

    他的手稍稍松动了一点,而后,再次紧扣住她的腰,一下将她抱了起来,径自进了房间,将她抵在了门上,低头,嘴唇还没碰到,林温暖就迅速避开,“你,你别过分了。”

    他哼笑,嘴角勾了勾,什么也没说,再次强行堵上了她的唇。

    林温暖抽出手去打他,打了两下之后,被他扣住摁在了门板上。

    他狠狠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抬眼,两人的视线对上,各自不同情绪。

    他漆黑的眼眸里,是她的怒和恨,还有怨。

    他的吻慢慢停下来,两人的呼吸都显得有几分急促。

    林温暖垂着眼,嘴唇紧抿,胸口微微起伏。

    片刻之后,岑镜淮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坐在了床上,对着她无声的摆了摆手,颓然的说了两个字,“抱歉。”

    林温暖冷笑,嘲讽道:“给人一刀子,然后给人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抱歉,伤口就能够自动愈合了?你的这一声抱歉,可真够值钱的。”

    她擦了一下嘴,也无意于跟他多费口舌,转身就准备走。

    岑镜淮没有说话,除了这两个字,他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也许等他的记忆能够全部恢复如初,他就知道可以跟她说什么。

    林温暖没有立刻就走,她握着门把的手紧了一下,没有开门,而后,突然转身,几步走到他的跟前。

    岑镜淮适时抬头,她扬手,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配合的真好。

    他没有回避,没有阻止,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林温暖不打人,真正打人的时候,说明她真的气到了极致,她需要宣泄情绪。

    两人视线相触,就这样静默的看着彼此。

    岑镜淮说:“你想要什么?”

    她不语,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他那样的语气,这样的眼神,让她心头发颤,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原本坚硬如铁的心,在一点点的软化。

    她咬着牙,告诫自己,他身边有别人,有一个愿意为他死,付出全部的女人,他本身就是别人的。

    他们之间,根本什么都不是,他们之间不过短短几月,她连林景程都能够放下,他有什么不可以的?

    她突然笑了起来,眼泪也跟着掉下来,别开头,说:“对不起。一时冲动,我不该打你。”

    “不要紧。”

    “我们什么时候能靠岸?”

    “可能还要一些日子,现在形势不明,要确保没有危险,才能够靠岸,不然是自投罗网。你忍耐一下。”

    “好。”她点点头,“那我回房,不打扰你。”

    他看着她走到门边,出了门,又轻轻将门关上,动作温和,甚至还有些礼貌。但他却并不喜欢她这样过分的礼貌周全,反倒想要看到她情绪波动,伸手打人的样子。

    恨,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他坐了一会以后,将房间里收拾了一下,就躺下准备休息。

    闭眼,全是刚才亲她的画面,反反复复的回想,一颗心倒也变得安宁。争取多留些记忆也是好的。

    之后的几日,船上的气氛多少有些沉闷。

    灵犀和伏响几乎都不说话,吃完也都分开,各吃各的。反倒林温暖平静坦然了一些,她会主动跟灵犀和伏响说话,随便说什么都好,她不想一个人憋着,她怕旧病复发,成为累赘。

    灵犀酗酒有点厉害,她多数时候自己一个人在船顶上喝酒,有时候喝的烂醉,就在上面睡了。

    一来二去,这人就病倒了。

    不管怎么厉害,他们都只是血肉之躯。

    船上没有退烧药,林温暖给她物理降温,一直在旁边照顾着。总归在船上也是无所事事,有点事儿做,倒是没那么无聊。

    岑镜淮就进来看过一回,简单询问过后,就再没来过。

    那天晚上以后,他就没有跟伏响和灵犀说过话,大部分时间独自一个人待着。

    一艘船就那么大,可就是连着几天,谁也没有看到他。

    除非主动去找,否则他也就不露面。

    伏响端着清粥进来,“烧退了么?”

    “还没,再看看吧,再不退的话,可能会有点麻烦。”

    林温暖把粥接过,放在旁边。

    伏响没有立刻出去,他看了林温暖一眼,想了想,坐下来,“谢谢你。”

    “谢什么?”

    他笑了一下,耸耸肩,“没什么。”

    伏响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林温暖正好瞧见,说:“他来过一回。”

    “是么?”

    “是啊。”林温暖顺嘴问出了口,“你们闹矛盾了?”

    问出口以后,林温暖又觉得自己问多了,摆摆手,说:“你可以不说,我并不是很想知道,就是顺嘴。”

    他想了想,不由自主的说:“他本来不用跟我们一样的。”

    林温暖面上的表情顿了顿。

    伏响继续说:“这本来就不该是他的人生,这原本应该是海城陆家陆政慎的人生,是他耍了手段,让岑镜淮代替了他。他应该不是故意辜负你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他是个有信念,讲义气的人。如果,你对他还有情,请你给他一点温暖。这两年,我看他只有在你面前,会有一点点的开心。”

    林温暖摇头,“他身边有一个能够给她温暖的人,不该是我,我叫做林温暖,但不是随便就会给别人发温暖的人。”

    她微笑,回答的很得体。

    “你是说安晓媛?”

    她不语,心里微微紧了紧,让自己淡定一点。

    正好这个时候,灵犀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她很不舒服,林温暖立刻将准备好的温水递了过去,将她扶起来喝了一口。

    她看了她一眼,水喝下去,整个人舒服了很多,又连着喝完了整杯水。

    林温暖又给她倒了一杯,“多喝水是好的。”

    灵犀笑了笑,开玩笑说:“我知道,水是灵丹妙药,怎么样只要多喝开水就好。”

    林温暖跟着她笑了笑,“会开玩笑,说明快好起来了。”

    她喝完,又躺了回去,四肢发软,还是很不舒服。她抬手,搭在头上,说:“这破天气,还能着凉,我也真是服了。”

    “女孩子的身体,自当是弱一点的。”

    她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说:“我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我是女人的外表,男人的心。”

    “那也是女人。”她见她醒过来,想着这两人应该会有话要说,便起身准备走。

    灵犀把她拦住,“你不用走,我跟他没什么要说的。他可没有你照顾的细致,你别走。”

    她拉住她的手,不肯放开。

    她瞪着伏响,“倒是你,可以滚出去了。”

    伏响哼了声,还真没留下,起身就走。

    林温暖只尴尬的笑笑,又坐了下来。

    灵犀的掌心很热,感觉温度又高了一些。林温暖让她躺好,又去弄了一盆水过来,给她擦脸擦手擦咯吱窝,擦咯吱窝的时候,她咯咯的笑,像小孩子一样。

    其实林温暖觉得他们年纪都不大,只是经历了风霜,才会显得成熟而已。

    “你多大了?”

    灵犀想了想,“二十五吧,不是很清楚,年龄这个东西,何必记得那么清楚,没有意义。”

    人生是黑色的,见不到光的,年纪对他们来说,还真是没有异议。更何况,她连自己是那年那月生的都不记得了,所以年纪她真的不太清楚。

    按照身份证上,是二十六岁。

    林温暖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平静冷淡,没有太多的波动。

    她说:“我是孤儿,记事的时候就被带进这个组织了,在组织内,其实隔段时间就要清除你的记忆,要保证雇佣兵没有感情,这样做任务就不会有顾虑,不顾生死,全力以赴。”

    “但是我们几个特聪明,又很厉害,申请到了特权。”她说这话的时候,露出笑,特别灿烂,就像考了第一的小孩,拿着卷子跟家长要糖吃一样。

    “嗯,你很厉害。”

    灵犀笑着,“可惜再厉害,我也摆脱不了这种生活呀。好不容易长到这么大,我都没有好好的,简简单单的谈个恋爱。我很羡慕安晓媛,她喜欢一个人好执着,她跟我说,爱上一个人,很幸福的,如果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那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儿了,你说呢?”

    林温暖神色微晃,点点头,“是啊。”

    “你讨厌安晓媛么?”她问。

    林温暖摇头。

    “你骗人吧。”灵犀挑眉,把毛巾搭在脑袋上,“那你不爱岑镜淮么?安晓媛说,真的爱一个人,就会不顾一切,不顾生死,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你也是么?”

    “我们不一样。”林温暖淡淡的回。

    “那你是怎么样的?”

    林温暖原本想回忆一下曾经喜欢林景程时,是个什么样的心理,却发现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脑子里更多的是,对岑镜淮的心动。

    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与时间无关,是先后无关,只要气场对了,环境对了,一切就都对上了。千百人之中,我要对你心动,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只是你,那是命中注定该有的缘分吧。

    林温暖说:“我不喜欢失去自我的感情,所以,不可能跟她一样,为了一个人不顾一切,不顾生死,我不能。我只希望他给我安全感,我给他安定。平静的,白头偕老,共度余生。”

    “所以,如果岑镜淮不能给你这样的生活,你就不喜欢他?”

    “不是不喜欢,是选择放弃。”

    灵犀不明白,“喜欢又放弃,是什么意思?放弃,不就说明其实你根本不喜欢么?”

    “可能吧。”

    灵犀看着她,默了好一会,小声说:“但其实我觉得,安晓媛那样好可怜。”

    林温暖没说话。

    “即便她付出全部,也未必能够得到对方的爱,最后两个人都会很痛苦吧?”

    林温暖耸肩,并不想做任何评价。

    对待感情每个人方式不一样,选择不一样,所以都应该尊重。

    灵犀:“如果我是男的,看到她这样的,我只会想要逃跑。但岑镜淮没有,安晓媛很多次搞砸他的任务,他从来没有责怪过一句,所有他都自己扛着,他会照顾她,可我也从来没有在他的眼睛里看到过星星。”

    她微笑,“就好像他看着你的时候那样,感觉想把所有都给你,但又害怕你不喜欢,刻意收着。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这样,从来也没有。我现在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

    “如果是你,他一定不会让你留在他身边,那是他爱你的方式。而你,离他远远的,不成为他的累赘,那也是你爱他的方式。爱一个人是要为对方着想,而不该是自私的占有。”

    林温暖笑起来,摇摇头,“不是,我只是怕死而已。”

    “不啊,如果有一天他遇到了危险,你一定会豁出命去救的,你信么?”

    灵犀眉眼带着笑,看着她,特别的笃定。

    林温暖觉得说的有点多了,她垂了眼,转开了话题,将晾在旁边的粥拿起来,“肚子饿么?吃点粥。”

    灵犀握住她的手,“他不是故意忘记你的,你看,我们搅乱了他的记忆,可他看到你还是不一样,说明他从来都放不下你。你们还有两周的时间,在这海上,没有别人打扰你们,没有危险,你给他一点甜呗。相信我,等他的记忆恢复,你一定再也见不到他了。其实他跟安晓媛那会已经分手了,但晓媛不肯承认,后来遇上我们,正好给了她机会,她就当做他从来没有提过分手,守在他身边。”

    她将粥拿了过来,小口小口的喝。

    竟然炖的还不错。

    她一边喝,一边余光看她,灵犀喜欢林温暖,喜欢她身上的那种温柔,她给她擦身擦咯吱窝的时候,让她感觉像妈妈一样,可她从来也没有妈妈,不知道有妈妈是怎样的滋味。

    林温暖默然,什么也没说,脸上依旧保持着淡然的笑容,好似她的话,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依旧坚持自我。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原本筑起的心墙,在这一刻轻而易举的倒塌。

    这两年,他比她更不容易。

    他还能活着,她还能见到他,看来并不容易。

    灵犀喝完粥,就又躺下睡了。

    她高烧不退,四肢发软,林温暖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夜里,她有些咳嗽,房里没有水了,她出去倒水,上去就瞧见了岑镜淮坐在那边,不知道在做什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林温暖咳了一声,走过去烧水。

    两人都没有说话,许是灵犀的话起了作用,林温暖莫名的心跳的有些快,她感觉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但她不敢回头去看,她知道回头,他肯定就躲开了。

    她在想,要找一个怎样的话题,能够自然的聊,想了半天,脑袋都是空的,什么都想不出来。

    她自嘲的笑,笑自己想什么呢,真被灵犀给影响了,看样子她也要发烧了。她想着,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这个举动,正好被岑镜淮看到。

    “你也不舒服?”

    “没有。”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

    岑镜淮没什么表情,说:“让伏响照顾她吧,你不用管了。”

    “哦。”她手指刮着杯盖,淡淡的应了一声。

    完了之后,她又一阵懊恼,这是把天聊死了吧。

    她刚要再说什么,岑镜淮已经准备走了。

    林温暖一时心急,转身,结果太大,撞到了水壶,嘭的一声,水壶落地,里面烧到一半的开水四溅。她惊叫了一声,往后退,结果脚下一滑,直接摔在陆地上。

    整个发生的太突然,岑镜淮过来,就看到她趴在地上,摔的狼狈,身上都是水。

    所幸的是,这会还没烧开,并且距离烧开还很远,水是温的。

    他拧着眉,将她拉起来,却没有责备的话,只是拿了毛巾给她擦了擦,说:“晚了,去休息吧。”

    “但是我有点口渴。”

    他看她一眼,“那你去坐着我来弄。”

    “好。”她没有拒绝,走到一边,慢慢的擦身上的水。

    岑镜淮将地上的水弄掉,又重新接了水,烧上。

    林温暖站在角落里,手里捏着毛巾,瞧着他的背影,犹豫数秒之后,突然鼓足了气,几步走过去,刚要伸手,他突然转身,堪堪正面抱上,直接窜进了他的怀里。

    林温暖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转身,瞪大眼睛,看着他,表情僵住,不知道该说什么。

    岑镜淮看着她,眼底越过一丝诧异,唇角不受控制往上扬,“你,你做什么?”

    林温暖的脑子飞快的旋转,说:“抱你啊,看不懂么?”

    他终于忍不住扬起了笑,眼睛微的发亮,“抱完了?”

    “嗯……”她垂了眼,眼珠子转了转,“还没有。”

    “那,再抱一下?”

    她吞了口口水,收紧了手臂,整个人靠了过去,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双手圈住了他精壮的腰身,腰上一点赘肉都没有。他的手垂在两侧,并没有放肆。

    他的身上烟味,不知道抽了多少,味道还挺重。

    “你的烟还没有抽完?”

    “还有一包。”

    “抽烟补身体?”

    他发出低低的笑,声音从胸腔传到她耳朵里,闷闷的,她抬眼,见他笑的样子,也跟着笑了笑,双手没有松开,“借我也抽一根,我也想补补。”

    岑镜淮垂眼,两人视线对上,他喉头滚动,片刻,就转开了目光,身后水开了,他拉了她一下,将她从身前拉开,说:“女人不能抽烟。”

    她揪住他的衣服,站在他的身边,“谁规定的?”

    “在我这里,就这样的规定。”

    “那我之前还看灵犀抽烟了,你也没管。”

    他余光瞥她,“那就医生不能抽烟。”

    “我现在不是医生,我又不在医院,不算医生。”她拽着他,摊开手,“给一个根吧。”

    似乎非要不可。

    “没了。”他将水倒进她的水杯里,递了过去,故意在她的手指上烫了一下。

    林温暖缩手,“你刚说还有一包。”

    “回去休息吧,灵犀那边让伏响过去照顾就行。两周以后靠岸,到时候我会送你回去。”他拉过她拽着他衣摆的手,让她拿好杯子。

    最后看了一眼,然后准备回房。

    水很烫,林温暖有些拿不住,她拧起眉,“太烫了,你帮我拿到房间去。”

    她又立刻把水杯塞回了他的手里。

    烫是有点烫,但也不至于那么烫吧。

    她低着头,反复搓手。

    “你饿么?”

    她微不可察的挑了下眉,“饿啊。”

    “那你去坐着,我给你弄吃的。”

    “好啊。”她去坐好。

    岑镜淮开了灯,给她弄了夜宵。

    他煮好面,走过去,放在他面前,弯身坐下来,侧着身,看着她。林温暖倒也不躲避,对着他笑了笑。

    他忍着心动,伸手,用手背贴住了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可以确定,并没有被灵犀传染,没有发烧。

    身上也没有酒味,可以确定,她当下是清醒的,他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当然知道。”

    他下意识握紧了手,与她对视片刻,低笑,“理由。”

    “没什么理由。”她往他的身前坐了坐,两人的距离拉近,她整个人慢慢凑过去。

    岑镜淮的视线落在她的唇上,眼看着她的唇慢慢的凑近,快要碰到他的时候,她突然转了弯,拿筷子开始吃面,转头看他的时候,眼里多了一点玩味的笑。

    他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声,心跳的速度,有点吓人。她是故意的,但他一点也不生气,只是笑,没法控制的笑。

    他吸口气,安稳坐在她身边,没有多余的一句话,也没有要走的打算。

    感觉整个人像是被她吸住了,很难自拔。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