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111章:短信

第111章:短信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晚,岑镜淮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岑杏朵问他要去做什么,他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岑杏朵心里知道他是要去做一些危险的事儿,她亲自给他收拾行李,忍住眼泪,只在心里说了对不起。

    岑镜淮也没有多言,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心,也不想透露一句他如今做的事儿。不想让他们卷入,就算有一天他出事了,怎么也不至于连累到他们吧。

    岑杏朵抓着他的手,说:“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带着你走的远远的。”

    她真的后悔,如果不是她跟姜腾在一起,应该走的再远一点,母子两个自己过日子,现在也不至于会这样。

    岑镜淮反握住她的手,笑说:“现在这样也很好,好好照顾妹妹。”

    岑杏朵还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她心里难过,后悔,憎恶自己。可她也没有办法,她还有个女儿。

    当天晚上,岑镜淮就离开了。

    原本不想带着安晓媛,但她却像是提前知道,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他了。

    “你别去了。”

    安晓媛跑过去,抱住他的手,说:“不去是不可能的,我跟你是一体的,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你若是丢下我,就是害我。”

    岑镜淮看她一眼,同样从那个地方出来,又怎么可能能独善其身?

    他点了一下头,两人一块上车,离了C市。

    ……

    两姐妹只在C市逗留了两天,就回了海城。

    经此一遭,林温暖反倒心情好了一点,回到海城之后,就暂时住在林温馨的公寓。林温馨还找了几个保镖,轮流在门口守着。

    其实林温暖心里有数,不管林温馨找几个保镖,若是陆政慎正想抓她,他还是能够办到的。

    不然,姜腾他们也不至于这样忌惮他。

    谁都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回来,经历了什么。

    林温暖也不想知道,她现在心里想的是自己的两个小孩,还有她自己,其他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林温馨因为实在不放心她,所幸就带着方钰,一起搬了过来。

    这有方钰在旁边陪着,林温馨倒也有点放心。

    很多时候,像方钰这样的人,待在一块,最是轻松。不用太费脑,也不至于太麻烦。

    就是方钰发脾气的时候,会有点难弄,但林温馨觉得,在林温暖面前,方钰是不会发脾气的。

    这人,看脸。

    对长得好看的小姐姐,非常的爱戴。

    这样,他们彼此都有个伴。

    修养期间,时文悦来过几次,她平日里也不工作,林景程忙的话,她就会过来陪陪她,带她出去走走,散散心,还带她去看了一次音乐节目,主角是也赟。

    正巧,林温暖还挺喜欢这个歌手,嗓音干净,听他唱歌是一种享受。

    时文悦再也没有跟她聊过林景程的事儿,两个人像是回到了从前的关系,就聊女人之间喜欢的话题,即便中间插着一个方钰,依旧不会妨碍她们。

    过年之前,林温暖主动去找了陆政慎。

    是她去的陆宅。

    林温馨他们都不知道,她打发了保镖,自己单独过去。

    陆政慎倒是没有想到她会主动上门。

    再回陆家,恍如隔世。

    这陆家还是陆家,只是家里的气氛,与以前不一样了。

    偌大的房子,只有陆政慎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佣人在旁边打扰,显得孤寂冷清。

    魏美婕和陆白霆离婚了,自然不会住在这里,陆政淅和陆政洵当然也不会待在这里,他们在外面各自有自己的房子,长辈都不在了,他们也没有必须留在这家里。

    至于温玖容和她的两个儿子,离开陆家以后,暂时没什么消息。但她必然不会就这样放弃,认输。

    余浅倒是还在,但她本就没什么存在感,眼下的情况,大多时候,只在自己房间里照顾孩子。她必须得留在这里,不然,温玖容一定会找她报复。

    陆政慎也说过,会保全她的安危。

    林温暖在单身沙发前坐下来,佣人送上了茶水。

    陆政慎一只手撑着头,懒懒的瞥她一眼,其实他都不急着动手去抓她回来,她一定是会回来的,毕竟两个孩子还在他手里,哪个亲生母亲会不顾自己孩子的安危。

    “一个人来的?”他问。

    林温暖点头。

    “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才逃出去,现在又回来。怎么呢?对我有感情了?”

    林温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觉得这人脑子真的不太正常,应该去看一下心理医生,“你知道为什么,我的孩子在你的手里,我不可能自己跑了,不管孩子的安危。”

    “也是。我还以为,你是爱上我了呢。”

    林温暖表情不动,“我打电话咨询过乔律师了,他告诉我,我手上的股权,除了赠与给我自己的小孩,不可以转赠给其他任何人,一经发现,就会收回。所以,我没有办法赠与给你。还有老爷子给陆昱霖的,我只有管理权利,却没有权利帮他做决定。你得等,等他能够继承遗产的时候,让他亲自赠与给你。”

    按照老爷子规定的时间,起码要等上三十三年,还得保证这臭小子中间不出幺蛾子,并且要好好教育,引导。

    这老头子可真够狡猾的。

    这是让他亲手培养一个继承人,还是品性端正的优秀青年。

    如意算盘打的真好。

    陆政慎轻轻晃动小腿,眼里含着冷笑,说:“所以,你准备拿什么跟我来谈判?”

    “我可以当你的YSEMAN。三人会议,若是我一直都认同你,陆政洵就等同于虚设。我也可以老实跟你说,老爷子死之前,是希望我能够找到你弟弟,让他来阻止你。幸好你聪明,先一步制住了你的弟弟,看起来他也不会来反对你。而老爷子也高估了我,我只是一个女人,我也没那么无私。陆家与我有什么关系?”

    她冷笑着,“我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看着我的小孩健康长大,其他都与我无关。你要怎么折腾,那都是你的事儿,我还是继续当我的医生,过我自己的生活。你有需要找我去投个票,做个决定,我百分之百按照你说的做,绝对不会有异议,就算你杀人放火,我都不会有任何意见。只一个要求,我要跟我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我要亲自照顾养育他们。”

    陆政慎不语,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那黑深的眸子,带着探究,与她对视良久,笑了笑,说:“也不是不行,但你得住在这里,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生活。”

    “可以。”林温暖毫不犹豫的答应。

    说句实话,她就是个局外人,这陆家的是是非非与她无关,她只要可以跟孩子在一块,怎样都可以。如今这屋子,也就陆政慎这一家子,相比之前,清净太多了。

    当初那么复杂的环境之下,她都可以搬进来住,现下又为什么不行?

    陆政慎挑眉,“你的决心很大。”

    “没办法,不然我就只有去死了。”

    他哼笑,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你根本就没有见识过这个世界的恶,碰到我,你还是幸运的。”

    林温暖淡淡的笑,不置可否。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进来?”

    “按照你的意思。”

    “那就今天吧。”

    “好。”

    林温暖出了陆宅,才从包里拿出手机,林温馨的电话都快要打爆炸了,还有林景程和时文悦,反复打。

    她接起来。

    “你在哪里?!”

    林温馨很紧张。

    “我刚从陆宅出来。”

    “什么?!”

    “不要担心,我是自己过来的,陆政慎并没有对我怎么样。”

    “你疯了么!好不容易才出来的,你这是自投罗网!”

    “温馨,我的孩子还在他手上,我不可能不管。而且,我已经决定了,今天就搬回去,与他们同住。他答应了,会让我亲自照顾孩子。”

    “你……”

    林温暖说:“姐,现在没有任何办法,孩子在他手里,我才不放心。我相信,以他的心态,什么都做得出来。老爷子的遗嘱,对我们根本不利,只会加剧他的憎恶,然后毁掉两个孩子。他现在的思维,不能用正常人的角度去考虑。”

    “所以,你觉得你能相信他说的话?”

    “不信也没有办法,我没有其他选择。我现在很庆幸,我自己当初学的是医科,也庆幸当初专门研究过心理学。我觉得我还可以在他那里讨好一点好处。”

    “你真是……”林温馨被她给气死了,但似乎又没有其他可以解决的办法。

    林温暖宽慰,“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相信我吧。反正我们也没别的办法。”

    林温馨还有什么可说?她都已经自己决定好了,现在这种情况,仅仅只是通知而已。

    “相不相信你都已经决定了。”她还是有些生气的,可转而,她又说:“我现在回家,你是要去收拾东西对吧?”

    “是的。”

    “那我去家里等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

    林温暖吐了口气,侧头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景物,其实也不确定,但现在也无路可选,走一步看一步,总会有出头之路。

    回到公寓,林温馨已经在了,屋子里就她一个人,方钰不在。

    林温暖把钥匙放在玄关,换了鞋子走过去,说:“把方钰送回家了?”

    林温馨沉着脸,只白了她一眼,不说话,显示自己的生气。

    林温暖坐在她身边,轻轻的撞了撞她,说:“生气了?”

    “你觉得我该不该生气?我每天跟你睡同一张床,你想好的事儿,一个字都不跟我说,先斩后奏,你说我要不要生气?”这话匣子一开,林温馨就停不住了,“还有,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冒险,你知道陆政慎是什么样的人么?你上次吃的亏还不够大?你差一点死了,你知不知道?”

    林温暖当然知道,她手腕上的刀口,还新鲜着呢。

    可是有什么办法?要让她躲在这里,从长计议,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更不能让我的孩子留在他身边,我一定得过去。温馨,你不用担心,除了那些财产,我身上没有什么值得他利用的东西了。”

    林温馨还是不高兴,但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林温馨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更何况两个孩子全在陆政慎的手里,这样就算林温暖在外面也不会真的安心。

    她的抑郁症还没有完全好,长时间胡思乱想的话,怕是又会变得更严重。

    最后,她也在心里妥协,长叹一口气,说:“我帮你收拾东西。”

    林温暖就简单收拾了一点。

    林温馨把她送到楼下,说:“记得每个星期都要去看医生,别觉得自己是医生什么都知道,就不去看医生。”

    “我知道,别担心了。”

    “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那过年你怎么打算?”

    “还不清楚,到时候看吧。”

    “陆政慎铁定是不会让你出来。”

    “也不一样吧,到时候再说。”

    林温馨是真的不放心,看着她消瘦的脸,微微叹口气,伸手摸了摸,说:“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强烈的阻止你生孩子,我错了。”

    “没事,不要想以前,我们只能往前看。”林温暖拉下她的手,与她来了一个长长的拥抱,然后坐上了车。

    林温馨站在原地,看着车子远去。

    手机响起,她看了一眼,是林景程。

    “过年你带着温暖来家里吧。”

    “不必了,温暖回陆家了。”

    “什么?”

    林温馨又说了一遍。

    林景程有些恼,“你干嘛不拦着她?她疯了,你也跟着疯么?!”

    “这件事没有其他办法,两个孩子都在陆政慎手上,能怎么办呢?温暖心意已决,我想拦也拦不住。”

    林温馨也不想与他多说,“就这样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诚如林温暖所说,做一步看一步,总会有一条光明大道等着他们的。

    如果她可以再厉害一点,说不定就可以护住他们了。

    ……

    林温暖回到陆宅。

    陆政慎不在,是姜婉竹接应的她。

    两个人再见面,气氛有点尴尬,林温暖倒还是那副样子,淡淡的,只是比以前多了一丝冷意。

    她斟酌了一下,叫她陆夫人。

    姜婉竹微微愣了愣,然后干笑了一声,说:“不用那么客气,要么叫我阿姨,要是还叫我妈,我也不介意。”

    她是不介意,但林温暖很介意。

    “还是叫陆夫人吧。”

    “行行,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房间给你准备好了,先上去看看?”

    “嗯,我放一下行李顺便休息一下。对了,昱霖和知南呢?”

    “阿政去接呢,一会就回来。”

    林温暖微微松口气,好歹也是说到做到了。

    她跟着姜婉竹上楼,客房安排在二楼边角的位置,不是很大,装修简简单单,挺好的。

    姜婉竹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也没打扰她,先出去了。

    姜婉竹到楼下,蒋妈刚好从厨房过来,刚探了一眼,知道是林温暖回来了。

    “怎么样啊?”

    姜婉竹说:“她现在都叫我陆夫人了。”

    蒋妈叹口气,正欲说点什么,姜婉竹又转了个姿态,愤愤的说:“明明就是她自己跟温玖容串通一气,还在这里装清高,要不是她给我生了两个孩子,谋了老爷子的财产,她还能进这家门?!真是笑话了!”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底气并不是很足。

    蒋妈也没多说,只岔开了话题,“少爷该回来了吧。小少爷和小小姐出生到现在我还没仔细瞧过呢,一定是很可爱的。”

    说到了小孩,姜婉竹的心情才好了一点。

    “我也是呀,这家里头现在冷清的很,来两个孩子能热闹不少呢。这婴儿房我都已经收拾好了,被子什么的,我都晒过,就等着这两个小宝贝来了。”

    想到这里,姜婉竹又长长叹口气,当初想的好,等温暖把两个孩子生下来,她就能在家里显摆,把魏美婕气死。可现在,这些人都离开了,她反倒是有点想念以前的日子,竟觉得这日子变得没意思起来。

    蒋妈说:“要过来了,少爷得把先生接回来吧?”

    “要接回来,后天我亲自去疗养院把人接回来,再找两个专业的护工,慢慢养吧,医生说能恢复。”

    “嗯。”

    ……

    陆政慎不但带回了两个孩子,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长卷发,长得有些异域风情,身材特别好。

    姜婉竹见了,却是有点不太高兴,先把婴儿篮子接过来,与蒋妈一块看了看里头安睡的孩子,然后老大不高兴,瞥了陆政慎一眼,说:“别告诉我,这是日后照顾孩子的月嫂啊。”

    “当然不是,这是我朋友,过年在我们家过。”

    姜婉竹又瞧了一眼,那姑娘倒是很热情,伸出手,叫了声伯母,并做了自我介绍,“您好,我是唐凝,是阿政的好朋友。我在这边没什么朋友,家里也没人,正好阿政看我可怜,就带我过来蹭饭。不过我也会做饭,一会我亮一手,让伯母尝尝?”

    “不用,来者是客人,怎么好让客人下厨,没有这个道理。”姜婉竹招呼了佣人去准备客房,又给唐凝倒茶。

    陆政慎:“林温暖呢?”

    “在房里。”

    彼时,林温暖正好下来,听到自己的名字,一眼看过去,见着婴儿篮子,心中一喜,迅速的走了过去,透过盖在上面的纱布,见着两个孩子稚嫩的脸颊,她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完全不受控制。

    她紧握住,目光死死盯着篮子里的孩子,抬眼看向姜婉竹,说:“可以给我么?”

    姜婉竹愣了下,对上她那双眼睛,拒绝的话,在喉咙里,出来却是答应了,她松开手,“你小心点,还挺沉的。”

    难得,陆政慎也没有阻止。

    林温暖牢牢抱住,垂着眼,说:“我带他们回房间。”

    陆政慎提醒,“婴儿房在三楼,别带错了。”

    “我知道。”

    她没有看他,抱着孩子便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过去,姜婉竹不放心,跟着她过去。

    陆政慎没管,招呼了唐凝去客厅里坐。

    两人坐下,唐凝含笑的眼睛,一直在他身上打量,“都说兄弟之间有心灵感应,那你弟弟喜欢她,你会不会也有一点喜欢她?”

    “没有。”

    “但我觉得你对她好像有点温柔。”

    陆政慎抬眼,面上浮了笑,“比对你还温柔?”

    “那不知道,反正不太一样吧。”

    “吃醋啊?”

    “你猜。”她笑的一双眼睛弯弯的,那眸子看着坦坦荡荡,反倒是叫人看不透她心中所想。

    陆政慎轻笑,“这边有个酒窖,要去看看么?”

    “好啊,我可是三生有幸,能在活着的时候踏进陆家的家门,你总跟我说酒窖藏着很多好酒,我可一直记着。”

    “请,如今在这里,没人能够阻碍我做什么了,酒随便喝,房子随便住,开心就好。”

    唐凝笑着,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两人一块去了后面的酒窖。

    蒋妈瞧着他们,却是不太高兴。

    楼上,林温暖小心翼翼的将两个孩子抱上婴儿床,都还睡着,长得还挺好。她跪在婴儿床的边上,久久不愿意动,看着这粉粉嫩嫩的小孩子,心下一片柔软,又有一点儿酸酸的。

    眼泪怎么走止不住。

    姜婉竹在边上瞧着,咳了一声,说:“这孩子不都好好的么,你哭什么呀。”

    林温暖没有说话,所有的心思都在这两个孩子的身上,她都不知道姜婉竹说了什么,随便说了什么,她不在乎。

    姜婉竹在旁边站了一会,去拿了纸巾递给她,说:“再哭,孩子都给你哭坏了。”

    她这时候,才稍稍回神,扭头看了她一眼,接过纸巾擦了擦,说:“我就是高兴,孩子出生到现在,这是我第二次见,感觉跟最开始都不太一样了,跟照片上也不一样。”

    她擦了擦眼泪,视线还是挪不开。

    “你说这两人穿的一模一样,哪个是男孩,哪个是女孩啊?”

    林温暖指了指左边的,“这是知南。”又指了指右边的,“这是昱霖。”

    “你怎么知道?”

    “我看的出来。”

    姜婉竹拿了个小凳子给她,林温暖接过,两个人就坐在婴儿床的边上,开始聊天。

    “怎么看出来的?我看着怎么都差不多。”

    林温暖也说不出来,“就是看的出来。”

    “也是,你自己生的肯定看的出来。”姜婉竹捧着脸,她是没有机会自己亲自生小孩,体会不到那种感受。

    亲生亲养,一定是最好的。

    当然,她对陆政慎也是掏了心的,虽然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了一会,两小孩其中一个醒了,幽幽睁开眼睛,小手慢慢动了动,在脸上划了一下,不叫也不吵。隔了两分钟,知南开始哇哇哭起来。

    姜婉竹有些手忙脚乱,她很多年没有带孩子了,面对这样绵软的小东西,她完全是不知所措的。

    所幸,林温暖没有这种顾虑,虽然还有些手生,但不至于手忙脚乱,她看了一下纸尿裤,知南拉了臭臭。这房间里什么都具备,林温暖找到尿不湿过来换。然后吩咐了姜婉竹去楼下弄了水上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陆政慎专门请回来的月嫂,一共四个。

    年纪尚轻,看起来却是挺专业的,好像是从医院里专门挑回来的护士。

    林温暖弄完尿不湿,她们就过来接手,给孩子喂奶粉,拍嗝,等等。

    林温暖想亲自照顾,也插不了手。

    等孩子安稳,放回小床上,还醒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干净澄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

    林温暖没有在哭,而是笑着逗她。

    “小南南,我是妈妈呀,这是咱们第二次见面,以后多多关照啦。”

    晚上开饭,林温暖不想下去吃。

    姜婉竹劝说了好一会,随后也由着她,只让蒋妈端了点上来。

    “你打算日日守在这里?”

    陆政慎的声音传进来,林温暖脸上的笑容微的僵住,她还是跪在小床边上,面上满是柔和的笑容,逗着孩子。

    知南睡了,昱霖还醒着,正举着小手抓她的手指。

    脚步声渐近,林温暖收回手,转头,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餐盘,“其实不用那么麻烦,一会我自己会去厨房弄东西吃。”

    陆政慎把餐盘放在空着的桌子上,“我只是上来瞧瞧,别让我知道你在搞什么幺蛾子。”

    “放心,我没那个能力。”

    “希望如此。”

    说完,他就走了。

    林温暖没吃他送上来的饭菜,拿了手机给两个孩子拍照,然后发给了林温馨。

    【可爱么?】

    林温馨直接打了视讯电话过来,林温暖把镜头对着两个宝宝。

    林温馨说:“也太可爱了吧!”

    两个宝宝没有分床,睡在一块,慢慢就靠在一起了,这么看着,真的是非常可爱,瞧的人心都化开了。

    正视频着,突然有一条信息进来,林温暖没有立刻点开。跟林温馨视完频以后,才点开看了一眼。

    这信息很奇怪,只是一个句号,而且号码还是陌生号码,看地域还不是海城。

    她没管,把短息删掉,就给两个小宝拍照,拍视频。

    感觉不管怎么样都不够。

    ……

    岑镜淮躺在简陋的板床上,举着手机看了半晌,一个不小心手残,短信又发了出去。

    他眉头皱了一下,心也跟着跳了跳。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