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91章:真正的幕后黑手

第91章:真正的幕后黑手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赟点了一下头,正想开口,时文悦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没接,直接把电话给掐了。

    她不想听,不管医院那边是什么样的消息,是死是活,是病危还是转醒,她都不想听。

    她站在这里,就只想追星。

    为了避免那边的轰炸,她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抬头,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又叫了他一声,“也赟。”

    杨逸还在弄造型,时文悦余光瞥了眼,总归是有一些失望,真人没了滤镜,好像比镜头上要难看了一点,五官倒是立体的,可时文悦就是觉得不一样了。

    都没有也赟长得好看。

    也赟见她神色变化,原本还想带她去要个签名,当下大概是不必了。

    他让小助理去倒了两杯水,照顾时文悦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助理送上茶水,就坐在旁边。

    这化妆间内还有其他人在,也赟现在正当红,不好有什么绯闻,小助理自然得在场坐着,这样即便有照片流出去,也不至于说不秦楚。

    他还顺势拍了几张照片。

    杨逸那边也瞥了几眼过来,到底也没有多问。

    时文悦看了杨逸一会,便收回了视线,问:“今天是录制什么节目?”

    “棚内的娱乐节目,周六大本营,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哦,看过,小时候看过。”她咧嘴笑了笑,“不过这节目还挺红的,你能上说明你厉害。”

    “是么。”

    她点点头,“我记得以前就只请一些当红明星,现在应该也是。”

    其实她来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目的,杨逸也见了,也不想要什么签名。

    也赟也不是个善于聊天的人,见她心事重重,却也不说要走,想了想,说:“想看现场么?”

    时文悦有点惊讶,“可以么?”

    “应该可以吧,我打个招呼。”

    “如果很麻烦的话,就不必了。”

    也赟想说不麻烦,但小助理咳嗽了一声,时文悦也不是个傻子,不等他说话,笑了下,说:“没关系,我也不是很感兴趣,那没事儿我就走了。今天谢谢你,你好录节目,好好照顾自己,我们粉丝是你最强大的后援,你加油。”

    她学着粉丝的口吻,给他打气。

    也赟笑了下,让小助理把人送出去。

    时文悦一走,正好杨逸做完造型,侧身过来,看向也赟,说:“女朋友?”

    “不是。”他否认,确实不是。

    杨逸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没再多言。

    小助理把时文悦送到电台后门,想给她拦出租车,时文悦拒绝了,“你回去吧,我自己会走。”

    小助理点点头,也不强求,赶快走了,显然是不想节外生枝。也赟现在正是上升期,才火起来,有些绯闻还是避免一下的好。

    正当红的情况下,狗仔自然也多,得更加小心。

    毕竟眼下这位千金大小姐,可是个已婚妇女,想想都觉得害怕。

    ……

    林景程醒了,林温暖当天就接到了消息。

    她无法掩饰的高兴,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叫了蒋妈,想下去看一看。

    陆政慎幽幽睁眼,抓住她的手,“我醒来的时候,你也那么高兴么?”

    这问题问的十分到位,林温暖一下收敛了情绪,转头看他,说:“当然,我差点让温馨去买炮仗。”

    他哼了声。

    林温暖凑过去,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说:“林景程醒了,你不高兴么?”

    “我有什么好高兴的?”他捏住她的下巴,反问。

    “我觉得你应该高兴。”她亲亲他的脸,“我下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他拉着她不放,“明天看也来得及,现在晚了,我孩子都睡了,你别吵醒他们。”

    最后,林温暖也只好妥协,躺了回去,可这一夜,她还是没有睡着。

    第二天一早,她很早就起来,在蒋妈的帮助下,先吃了早餐,然后去了三楼,他虽然醒了,但还没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她很想知道,他有没有后遗症。

    出了电梯,正好遇上林弘毅。

    他见着她,先是一愣,而后皱眉,最后缓和了表情,露出了一丝担忧,“你都这样了,还跑上跑下。陆政慎怎么样?听说他那边禁止探视,我也是忙,一直没有机会上去看看,情况还好吧?”

    “还好。林景程呢?他还好么?”

    “不知道,还得再看看,人倒是清醒过来了。啊,对了,你知道悦悦上哪儿去了么?一直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昨天景程请过来,叫了她的名,结果人不在。”

    “悦悦不见了?”

    “手机打不通。”

    林温暖皱了皱眉,想了下,“那我先过去看看。”

    “嗯。”

    林弘毅还要去公司,也没有久留。

    林温暖进去时,人还醒着,他有意识,但似乎还不怎么能讲话。他看到林温暖,眨了下眼,露了笑。

    这样一个浅薄的笑,让林温暖有点控制不住眼泪。

    嘴唇紧紧抿着,喉咙口像是堵住了棉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医生说过,他昏迷时候,还是能听到身边人说的话。不知道她之前说的那些,他有没有听到。

    林温暖坐在他床边掉眼泪的画面,恰好落在时文悦的眼里。

    她站在外面看着,并没有进去。

    林景晴来时,她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嫂子?”她看清,“你怎么站这儿啊,快进去,昨天林景程醒来的时候就叫你了,结果你不在,你上哪儿去了?电话也打不通。”

    时文悦吞了口口水,吞下嘴里的苦涩,说:“有点事儿要处理,醒过来就好,医生说什么时候能转到加护病房?”

    “还得再观察一周。”

    她点点头,“我还没吃早餐,我先去吃早餐,一会过来看他。”

    林景晴不疑有他,点点头。

    外面的小插曲,林温暖没注意到,她嘱咐了林景程几句,就回去了。

    她不好多待,楼上那位醋意很大,多待一会,可能会不高兴。但总算,压在她心上的那一块大石头,能松动一点了。

    到了病房门口,站在门口的保镖多了一倍,推门进去,原是陆江长过来了,他刚出院,就来了这边,人坐在轮椅上,看起来也不是太好。

    见着林温暖的肚子,提着的那口气总算是松了一些,眼眶都红了,“遭罪了。”

    “遭罪的是他们,我这都是小伤。”她过去,径自到陆政慎的身边,看了他一眼,伸手捏捏他的手指,无声道:“我回来啦。”

    她的动作都是偷偷的,老爷子没注意到。

    他问:“我听说林景程为了救你,也是身受重伤,是么?”

    她点头,“房子塌下来的时候,是他护着,我才只是弄伤了腿,如果没有他,想来我也不能这么窜上窜下,活龙活现了。”

    “得好生谢谢人家。”

    “嗯。”林温暖点点头,侧头看了陆政慎一样,扬了扬眉。

    他不动声色,曲起手指,在她掌心抓了两下,痒痒的。她立刻用手指勾住,不让他乱动。

    陆江长沉吟了片刻,把蒋妈他们打发了出去,这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他才开口,说:“知道这次的绑架,是谁主谋么?”

    几乎是同时,林温暖和陆政慎同时敛了笑,一脸正色,看着陆江长,等着他说下去。

    陆江长说:“是你们大妈做的。”

    几乎没什么意外。

    “这件事我还没在家里讲,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也该有你们来决定。你们想怎么做?”

    陆政慎抿了唇,并未立刻回答,林温暖看向他,等着他的回应。

    陆江长说:“你爸爸那边,是准备跟她离婚。因为这件事严重危害了你们两个的性命,魏家那边也不会有任何话说。”

    既是自己家里头的事儿,最理想的办法是家庭内部消化,不要节外生枝,叫人看了笑话。

    “你们若是想让警察介入,我也不会反对。”他说着,低低咳嗽了一声。

    陆政慎默了一会,说:“爷爷,这件事我想亲自跟大妈说。”

    陆江长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点头,“也行。”

    事情谈妥,陆江长也没有长久的坐下去,他的身体不允许,医生让他不能再受任何刺激,否则也不能保证他的生命。

    他回了陆家。

    回房之后,吩咐了老孙,不让任何人过来打扰,谁都不行。他要保重自己的身体,等到两个孩子落地。

    这是他唯一的心愿了。

    之后,陆政慎解了禁,谁都可以过去探视。

    陆家的人,陆续过去,魏美婕自然也要去看一看。

    她选好了日子,准备好的东西,原本是想带着两个儿子一块去,结果要出门,陆政洵和陆政淅都临时有事儿,过不去,而她已经到了病房门口,自然也没有回去的道理。

    她敲门进去,病房内,只有林温暖和陆政慎两个人,还有两个保姆。

    魏美婕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不是说陆白霆今天也要过来么?

    她进去,将买的补品和花束递给了佣人,笑说:“万幸,你们两个都没事儿。”

    不走心的祝福。

    林温暖坐在那边看书,同样不走心的应了一声,没有理。

    陆政慎的病床稍稍摇起了一点,倒也友善,指了指旁边的位置,说:“坐。”

    佣人得了命令,自觉地出了病房,把门关上。

    如此,魏美婕倒是觉出了一点儿不对劲。

    她眉梢一挑,“什么意思?”

    她站在那里没动,时刻准备要跑路的样子。

    陆政慎笑,说:“您坐,不要害怕。这里是医院,我做不了什么的。就算要做,也没有您下手狠辣。”

    魏美婕脸色微的一变,但还是故作镇定,“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还有事儿,就不坐了。”

    她转身就要走。

    “大妈,我们都知道这次绑架你是幕后主使了。”

    她一顿,一颗心瞬间提起,“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证据的话,你报警好了。”

    “魏正涛亲口说的,还会有假?”

    此话一出,魏美婕猛地转头,“什么?你说什么?”

    “交赎金那天,爸爸没有看到绑匪,看到的是魏正涛,他亲口所言,一家人可没有害自家人的道理吧?”

    “不,不可能。”她不信,魏正涛是疯了么?把她推出去,他有什么好处?“你别想挑拨离间。”

    “你们之间的关系,需要我来挑?”

    林温暖余光看了他一眼,他仿佛什么都知道,气场强的令人害怕。

    魏美婕死死盯着他,咬碎了牙,“我真不该心软,我当时就应该让他们直接把温暖肚子里的孩子弄死,你也该死!你们都该死!”

    这算是间接承认了吧,林温暖此时的心思俨然不在书上了,她捏着本子的手微紧,真的想不到,魏美婕会那么狠毒。她看了一眼手机,正在录音,把这个交给警察,她就完了。

    陆政慎不恼,“您真应该好好的想一想,事情败露,您应该如何脱身,可不光这一笔,高星蕾的事儿,您可也逃不掉。您应该再仔细的想一想,如果这次我和温暖都死在山上了,陆家追究起来,谁会出来背这个锅。”

    “你什么意思?”

    “再说的清楚一点,我和温暖死了,这件事就一定搞大,你首当其冲,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你,你坐牢,我妈没了儿子,家里的东西也没有资本再争。你猜猜,到最后,谁的利益最大。这么多是是非非下来,大妈您就真的一点儿也没有仔细的去想过,到底是谁在背后不停的挑拨?”

    魏美婕眉头微皱,在陆政慎的引导下,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儿,一一浮现在脑海里。

    她不敢相信,脸色发白。

    她喃喃的说:“我,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杀死你们两个,杀人要偿命,我恨你们,但我不会拿我自己来开玩笑。我只是想用林温暖威胁你,让你主动放弃继承权,离开陆家。”

    林温暖适时开口,“那你为什么要让那群绑匪把陆政慎引到岭山山顶,甚至还想要他的命!”

    “没有,我没有!我只是让他们威胁你,我没说要杀人!这件事,是我跟魏正涛一块做的!”

    陆政慎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好似并不意外,只道:“你们之间如何,我不清楚,我只是不想让真正的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