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45章:想你

第45章:想你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政慎走近,见她神色有异,视线扫到她手机上的时候,林温暖关了屏幕,一抬头,看到他,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她双手插进了口袋里,眼里异常的神色,一晃而已,浅浅扬了下嘴角。

    “刚刚你跟产妇说话的时候。”

    陆政慎察觉到她的异样,什么也没说,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她,说:“给你送衣服。”

    “谢谢。”她接过,“你去楼下等我吧,下班还得有一会。”

    “行。”他点头,依她所言这就走了。

    林温暖看着他出了科室,才有拿出手机看了看,结果怎么都找不到刚才那条信息了。

    她觉得很奇怪,也就几分钟的事儿,而且她都没有碰过手机,怎么就没了,难道刚才她出现幻觉了?可照片的内容,她印象深刻,怎么可能会是幻觉呢?她还不至于要去幻想陆政慎和沈嫚露的事儿吧。

    她又翻了一遍,然后百度了一下。

    原是有那种无痕信息,看过以后,会自动删除。

    看样子,是对方不想留下把柄。

    这人做这件事的意义,是想破坏她和陆政慎之间的感情,可关键问题是,他们之间也没什么感情,这岂不是多此一举的事儿么?

    但说实在,看到那样的照片,她心里到底也不是滋味。

    她拿着衣服去卫生间换上,等下班时间到了才磨磨蹭蹭的下楼。

    陆政慎已经把车子开过来,停在老地方。

    她走过去,坐在后座。

    陆政慎回头看了她一眼,倒是没说什么,启动了车子,出了医院。

    出去第一个红绿灯口就停住了,陆政慎透过后视镜看她一眼,正好对上她的眼睛,“要不要买点东西?”

    陆政慎挑的地方,正好就在时家住着的酒店里。

    流产伤身,应当买点补品,即便对方不需要,总归也不好空着手去。

    他们先去了商场,两人进了燕窝专卖店,挑了几盒上等的燕窝。

    出了专柜,陆政慎扫了一圈,问:“有没有什么想买的?”

    林温暖看他一眼,摇头,“约的六点,现在五点半了,咱们还是快点过去,别叫人等。”

    “好。”

    话是这样讲,但路过玉器店的时候,陆政慎进去了一趟,拿了个盒子出来,递给她,“前几天过来订的,送给你。”

    林温暖看了眼,盒子是暗红色的,她接过,打开看了眼,是她的生肖,看着玉的色泽,好像是一块翡翠。雕工也精致,上面那只小羊,栩栩如生的。

    只不过她并不是很想收,这块翡翠,配合着刚才的照片一起食用,感觉像是一种补偿。

    她说:“妈,前两天给了我一块玉佩。你又给我一个,我挂不了那么多。”

    “那就在家里放着,想挂的时候再挂。”

    林温暖看了看他,最终还是把这东西收下,放进了手袋里,记住了这家玉器店,等得空过来问问这东西要多少钱。

    陆政慎跟他们约的是六点半,跟林温暖说的是六点,其实他们时间宽裕的很,到了酒店,还有半个小时的空余时间。

    两人到了包间,陆政慎又看了一遍菜单后,做了一下改动。

    而后,两人安静的坐在偌大的包间内,各自想着事儿。

    林温暖划拉着杯壁上的纹路,时不时的用余光瞥他一眼,不知道该不该把照片的事儿跟他说一说,给他提个醒什么的。

    时晔他们来的很准时,准时六点半到达包间门口,时文悦也来了。

    她还是跟之前一样,热情又开朗,走到林温暖身边,第一句先问她身体情况,第二句便是肚子里的小宝贝。

    对于这件事,林温暖心里始终存着愧疚,“我都挺好。”

    时文悦看出来她眼里的歉疚,摸摸她的肚子,说:“你都好就行,其他的别多想啊,这事儿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别一个劲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这责任是酒店的,咱们都是受害者。”

    林温暖笑了下,拿了买来的燕窝给她,“专门给你买的,你好好补身子,一定要好好休养,知道么?”

    “我知道,你们可真唠叨,景程每天都给我送鸡汤,你没发现我都胖了一圈了么?”她捏捏自己的脸,把燕窝放在旁边,然后无奈的说:“我真没那么娇弱。”

    时晔哼了声,谭月华暗地里扯了扯他的衣服,让他克制一点情绪。时晔的脸色微微缓和,毕竟是给了陆家的面子,而且这件事归根结底,跟林温暖和陆政慎也没什么关系。

    他们两个态度挺好,也不必迁怒。

    他吸了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笑了下,说:“你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

    陆政慎把姿态放低,“最近还可以,他现在已经不管公司的事儿了,就专门在家里养身子。”

    “他年纪不小了,也该享享清福。不过他福气也是好的,子孙那么多,一个个都那么能干,自然不用他再操心。”

    “爷爷他原本也想着过来,但身体不允许,说是下次有准备,一定要请您去家里吃一顿饭。”

    时晔说:“怕是也没这个机会了下周我们就要回伦敦。”

    时文悦说:“没关系啊,我爸妈回去了,这不是还有我么?到时候我代替我父母去看看陆爷爷。”

    时晔瞪了她一眼,时文悦不以为意,继续说:“我敢保证,有我在啊,陆爷爷一定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

    陆政慎有点诧异,“怎么那么快就要回去了?我记着之前不是说要办了婚礼才走么?”他微微皱起眉,“时叔,不会是因为这次的事儿吧?”

    “今天这顿饭,我就是想聊一下这件事,因为这事儿当中还有温暖,是因为温暖,您女儿才出了这样的事故。我当时有事正出差,没有第一时间过来处理,是我的问题,今天在这里,我跟您真诚的说一声对不起。”

    他站起来,酒早就已经倒好了,举了杯,就要喝。

    时晔赶忙起身,拦住,“这事儿跟你们没有关系,你根本就不需要跟我道歉,也不必喝这个酒。”

    陆政慎扣住他的手腕,“要的,出事儿的不应该是时文悦,我想林景程许是忌惮于陆家,才有此举动,缘由还是因我们陆家而起,这杯酒我一定要喝,还请时叔能够原谅。”

    “没什么原不原谅的,林家能利用这件事去跟那个姚福生做生意,就这一点,你也不必给他们说话。”

    时文悦当下就火,拍了下桌子,“行了!”

    两人停住动作。

    时文悦站起来,说:“我都说了几百次了,这件事我谁都不管,我也不觉得景程这么做有什么问题。一来,温暖是他的妹妹,他救自己的妹妹有错么?没有!二来,也许真的跟陆政慎说的那样,他忌惮陆家,若温暖真都出事儿,温暖在陆家没法做人,林家也许也会遭到牵连。所以,他拉一把温暖,有错么?”

    “再者,就算林家利用这件事跟姚福生做生意怎么了?公司都那样了,总算有个机会能反身,怎么就不能利用了?你们做生意的,不都是利益为首的么?爸,你到底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

    这气氛一下变得凝重,林温暖一颗心都跟着提起来,拉了拉时文悦的袖子,小声的说:“你爸爸也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不想让我受伤,但你现在做的一切,哪一件不是在伤害我?让我难受,非要我在亲人和爱人之间选择。您怕是想逼死我,您才甘心!”

    当着外人的面,说这些话,时晔身为一家之主,这面子上如何过的去?

    即便眼下是自己疼爱的女儿,仍落不下面子,他一拍桌子,“你个不识好歹的!你非要跟着那个男人是么?行!行!你就跟着他,我不管你,以后你是生是死,是富贵还是贫穷我都不会再管你,我就当没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你要牢牢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希望有朝一日,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他说完,吸口气,还是平心静气的同陆政慎道:“抱歉,让你看了一场笑话,今天这顿饭怕是没办法吃了。你是个好孩子,但这件事真的与你们无关,我也不止是因为这件事才有这样的决定。”

    “就这样吧。”他一摆手,便离开了包间。

    谭月华坐在那里,脸色煞白。

    “悦悦,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时文悦坐回去,脸上没什么表情,“妈,你们到底想让我怎么样?我只是想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就那么难么?你们觉得,你们现在把我带回去,我就会快乐了?我就会幸福了?以后的人生就能够一帆风顺,不会有一点挫折么?妈,你觉得你现在得到了荣华富贵,那你很开心么?”

    谭月华微的一愣,抬眼看着她。

    “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怀念以前的日子么?”

    她抿住唇,豪门的日子,风光无限,风光都是旁人以为的,真正有多好,只有里面的人自己清楚。

    “悦悦,这个不一样,林景程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时文悦低笑,不想再说。

    谭月华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气,真的爱上一个人,便要奋不顾身,投入自己所有的情感,撞了南墙都不回头。她就是心疼,心疼她有一天撞的头破血流,该怎么办。

    林温暖和陆政慎坐在旁边,林温暖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政慎倒是先于她开口,说:“时夫人,您要是信得过我,我愿意把时文悦当做是亲妹看待,她在林家的日子,我必然不会让她受委屈。时叔那边,您便多多下点功夫,慢慢哄即可。”

    林温暖和时文悦几乎同时侧头看向他。

    她不明白他的用意。

    谭月华没说话,但也真的认真的考虑了一下。

    服务员这会开始上菜,谭月华的手机响起,是时晔的催促。

    她想掐了电话,站起身,说:“希望这句话你是出自真心。”

    谭月华拿了手提包,看了时文悦一眼,微的叹口气,转身出了包间。

    服务生照常上菜,陆陆续续把菜上齐后,退了出去,把门带上。

    几分钟之后,时文悦又恢复了常色,笑说:“这菜看着真丰富,而且我竟然都爱吃,你点的吧?”

    林温暖扯扯她的衣服,“这里也没其他人,别装了。”

    时文悦拿着筷子,咧着嘴,依旧保持微笑,说:“我装什么了?”她视线越过她,看向陆政慎,“刚谢谢你那句话,让我妈能安心点。”

    陆政慎点了下头,没有多言。

    坐了一会,起身,同林温暖说了两句,就先出去了,给两人说话的空间。

    包间里剩下她们两个,林温暖给她弄了点煎豆腐,“你为了林景程跟家里闹翻,值得么?”

    她夹了一点,放进嘴里,味道不错,“不知道啊,但我现在感情正浓,要我放弃,我不想。你这么说话,景程要是知道,得骂你。”

    “我只是想到,不被父母看好的婚姻,通常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想让你多考虑考虑,不能因为一时热恋,而昏了头。结婚,没那么简单,那不是一个人的事儿,你嫁给林景程就要进入他的家庭。林弘毅是怎样的,你也都看到了,你要全面的考虑清楚,不要一时意气用事。”

    “但是爱情得来不易啊。温暖,你有没有很喜欢很喜欢过一个人,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想跟他一直待在一起,多久都不觉得腻,看到他就想笑,即便是阴雨天,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觉得世界是阳光灿烂。”

    她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有光。

    林温暖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但她想那一定是个很美好的时光。她深有体会,却无法与其共享。

    “我第一次这样喜欢一个人,非他不可,即便粉身碎骨,我也不想回头,就算所有人都不支持我,我也坚持我自己。”

    林温暖看着她,伸手握住她的手,“那我得支持你。”

    “你当然要支持我,一会吃完饭,你们送我回去,我给林景程一个惊喜。”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去把陆政慎叫回来吧。”

    “没事儿,我们两个吃挺好的。”

    时文悦看她一眼,“怎么?你们两个闹不愉快了?”

    “没有。”

    “真没有啊?”

    林温暖笑,“我们两个不会闹不愉快。”

    有感情,才会闹不愉快,他们都谈妥了,就不会有不愉快的事儿。

    时文悦看着她,突然就扑过去把她抱住,“你别老想着别人,多为自己想想吧。”

    时文悦的同情,林温暖感觉得到,但她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可怜,不需要旁人的同情。

    随后,林温暖出去叫人,陆政慎不在门口,问过服务生,一路找过去,看到他站在窗户口,正抽烟呢。

    她没有立刻过去,而是远远的看了他一会。

    不知是她存在感太强,还是陆政慎心思太灵敏,他回过头,正好对上她的目光,他摁掉了手里的烟头,丢进附近的垃圾桶,走到她跟前,“聊完了?”

    林温暖点头,他身上烟味很重,看样子不止抽了一根。

    “时文悦一会要回林家,我们一起送她过去。”

    他点头。

    林温暖想了想,还是把照片的事儿,说了出来。

    陆政慎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你是说信息看完就没了?”

    “是的。”

    “照片的内容还记得么?”

    自然是记得的,毕竟太劲爆了,记忆深刻。

    照片里有他们在夜场内的,夜场门口的,还有他们一块进南山别墅。

    她说话的时候,陆政慎一直看着她,视线一刻也没有挪开,整个叙述,林温暖都很平静,神色也很平淡。

    “你跟沈嫚露,是不是被人跟踪了?”

    陆政慎一只手撑着下巴,垂了眼,看出来了,她是真的一点也不生气,甚至丝毫不膈应。

    “嗯,我知道了。”

    林温暖:“咱们回去吧,把悦悦一个人晾在那边太久也不好。”

    “是。”

    两人先后回到包间,吃饭的时候,气氛还算融洽,没再提起酒店的事儿。

    饭后,陆政慎和林温暖把人送到金地。

    时文悦给林景程发了个信息,没一会,他从门内出来,时文悦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林温暖在车内看着这一切,看到他们抱在一块,就没继续看下去,“走吧。”

    陆政慎:“不下去打个招呼?”

    “不用,这种时候就不要当电灯泡了吧。”

    他启动车子,缓缓开出了金地。

    他始终没有解释那些照片,也没有解释他跟沈嫚露之间,林温暖也没问。陆政慎一直认真开着车,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儿,互相都不干扰。

    回到家,两人回了房间。

    林温暖去洗澡,陆政慎去了书房。

    他坐在书桌前,手里转着烟,没抽,视线落在一处,目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外面突然传来林温暖的叫声,听着像是卫生间传过来的,他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幸得卫生间的门锁不上,他推门进去,便看到林温暖摔在地上,身上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那样狼狈的倒在地上。

    她的五官都疼的皱在了一块,一只手捂着小腹。

    这一跤摔得有点狠,林温暖反应虽快,但这一下,还是摔的很重。她疼的都说不出话来,眼睛通红。

    他一惊,连忙过去,拿了架子上的浴巾,帮她把身子包住,从地上抱起来,放到床上,“怎么回事儿?”

    林温暖还在疼,一时说不出话,只紧紧的捏着他的手。

    陆政慎打了电话,想去衣柜拿衣服,可林温暖握着他的手不松开,她的脸色很白,额头冒了冷汗。

    他在她身侧坐下来,将她揽进怀里,拍拍她的肩膀,说:“放心,不会有事,有我在呢。”

    “我肚子疼。”她小声的说。

    陆政慎很沉着,“我知道,你先松手,我给你拿衣服,换了衣服我送你去医院,好么?”

    他握住她的手,慢慢的哄,然后一点点的掰开她的手。

    而后在衣柜里拿了衣服出来,迅速的给她穿上,又拿了件外套盖在她的身上,然后抱着她冲了出去。

    一路下楼,动静闹的不小,在楼梯上撞见了卓玉琪和沈嫚露。

    两个人差一点被他给带着滚下楼去。

    “这,怎么回事儿?”卓玉琪看了眼沈嫚露。

    她也是一脸茫然,摇摇头,只快速的跟了过去,“过去看看。”

    她跟着走到门口,陆政慎把人妥善放进车上,自己上了驾驶室,沈嫚露刚想上前去拉车门,他已经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嗖一下窜进了夜色里。

    沈嫚露扑了个空,差一点摔倒,被人及时扶住。

    魏美婕不知什么时候到的身边,她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斜了她一眼,说;“你自己怀着孕,注意点。”

    两人对视一眼,魏美婕松开手,轻轻的冷哼了一声,“回去,别人的事儿你少管。”

    沈嫚露往夜色中看了眼,跟着进去,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架势,你觉得还能发生什么?”

    “不会要流产吧?”

    魏美婕侧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看不出喜怒,神色淡淡的,只道:“别人的事儿,你不要多管,好好管管你自己。你肚子里也怀着孩子,少给我折腾。我希望你对你自己说的话,浮点责任。不然,你也不要指望,别人会无私的实现他给你的承诺。”

    说完,她就兀自上了楼。

    卓玉琪将这事儿告诉了姜婉竹,她一下子就慌了,先去陆政慎他们的房间看了眼,发现床单上的血迹,顿时浑身一凉,直接坐在了地上。

    蒋妈连忙过来,把人扶起来,“哎呦,夫人你先别慌!这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呢!您不能直接就给判死刑了。”

    “这,这都流血了……”姜婉竹指了指床单上那一点点血迹,“都流血了,还有什么可能的!我让她不要到处乱跑吧?她偏是不听,好了几天啊,就要上班!上什么班?我们陆家是养不起她么?”

    “阿政都搁置自己的工作,准备专心照顾她,她倒好,还要这么折腾!这一次,孩子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定不能放过她!”

    蒋妈宽慰着,“夫人,先别说这些话,您要沉住气。我这就给三少爷打电话,问问他情况。”

    蒋妈电话过来的时候,陆政慎的车子刚进了医院。他在路上已经联系好了医生,人送到艾仕医院,医院门口,医生和护士都准备着。

    下了车,就先拉去照了B超。

    陆政慎这会,才喘口气,接了电话。

    “蒋妈,你去卫生间看一下地面,给我拍几张照。”

    蒋妈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她说的,进了卫生间,看了一下,发现洗浴间门口的地上,有一层肥皂沫,摸上去很滑,不注意就很容易滑倒。

    蒋妈在那边拍照的时候,姜婉竹进来看了眼,见着当下情况,当即她这脾气就忍不住。一下冲了出去,直接找上了魏美婕,蒋妈拦都拦不住。

    “温暖在卫生间里摔了!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偏巧,今个陆白霆在魏美婕的房里。

    见着她凶狠恶煞冲进来,皱了眉,呵斥:“你大晚上闹什么?”

    姜婉竹委屈极了,见着他,一把拉住他的手,说:“温暖在卫生间里摔倒了!这时有人故意做的手脚!想让温暖因此而流产!”

    魏美婕听着,当下就不高兴了,像是刚知道她过来找她的意思,起身走到她面前,说:“感情,你过来是来质问我的?你是说,我做了手脚,让你的儿媳妇摔在卫生间里,导致流产?”

    “不是你还有谁敢这么做!”

    “姜婉竹我告诉你,你说这话是要讲证据的!你没有证据这样讲,我是可以告你的!”

    当即,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陆白霆听的头晕,完全不想管这件事,刚要走,姜婉竹就把他拉住,哭着说:“白霆,这件事你必须要管,那可是一对双胞胎,温暖好不容易才怀上,那是我们的子孙啊!”

    陆白霆一甩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自己没把人照顾好,在这里闹什么?再说了,孩子没了就没了,没了就再生,有什么可闹的?一天到晚,就想着人家要害你,人为什么要害你?你有什么值得人害的?”

    “你再这么吵闹下去,信不信我让你搬出去?”

    姜婉竹一下没了声音,嘴唇紧紧抿着,眼里含着泪。

    可她的眼泪,陆白霆早就看烦了。

    “你们两个,多跟老三老四学学,一天到晚跟着怨妇一样,见着就烦。”他说完,一甩手就走了。

    魏美婕叫了两声,他都也不回。

    陆白霆难得来她房里休息,当下姜婉竹坏了她的事儿,她转身,便一个巴掌甩了过去,“你当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冲到我房间里来大吵大闹?!”

    这一幕,正好落在蒋妈的眼里,她赶紧进去,把姜婉竹拉住,替她跟魏美婕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大夫人对不起,三姨太只是心急,您也知道她最近更年期严重,就是爱胡思乱想。”

    “这么爱胡思乱想就给我滚出去,别在这里碍眼,闹的家里不得安宁!”

    姜婉竹想冲上去,把这一巴掌还给她,但被蒋妈强行拉走,拉回了房间里,把门锁上。

    “夫人,您就不能等三少爷回来再说么?您这样贸贸然冲过去,只有吃亏的份!”

    姜婉竹捂着脸,眼泪流下来,“一定是魏美婕!一定是她!除了她还能是谁!也只有她够这个胆子做这件事!行啊!温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这种事儿我也会做!她不想让我儿媳妇生,我也不会让她儿媳妇好好生孩子的!”

    蒋妈连忙捂住她的嘴巴,“别说了别说了,这话不好说的!”

    家里头,这事儿已经闹腾开了。

    医院里,林温暖的情况基本稳定下来,挂上了点滴,躺在床上。

    她屁股还疼呢,手腕因为用力着地,轻微骨折,所幸尾骨没裂,不然有苦头吃。这一路检查,陆政慎都陪在身边,寸步不离,他的存在让她心里安定不少。

    陆政慎跟医生聊完,回到病房,算是松了口气,“先在医院住上一周,等胎稳定了再考虑出院。最近几日一定要休息好,别太操劳,医院那边,我给你去请假。”

    林温暖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今天这一遭,她心里也很慌,很害怕,滑倒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凉了半截。

    明明她进去洗澡的时候,地面还没那么滑,结果洗完澡出来,一脚下去,整个人就滑了出去,完全不受控制,狠狠摔在了地上。

    她也想不明白,地面为什么突然会变得那么滑,感觉不单纯只是清水。

    林温暖摔了右手,做什么都不方便。

    她看了眼陆政慎,他好像一眼就知道她的心意,拿了柜子上晾着的开水,递过去,“想要什么就说,近几日我会亲自照顾你。”

    林温暖一口气喝下半杯水,“这件事,是意外么?”

    陆政慎把水杯放在一边,说:“还不清楚。”

    林温暖莫名觉得,当下只是一个开始,这样的意外情况,以后会频频发生,甚至会愈演愈烈。

    她突然想到酒店的事儿,好端端会遇上这种事儿,究竟是她倒霉,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她微微皱起眉,“这事儿,咱们是不是要想个法子应对一下?要不然,我搬出去住吧,我去跟温馨一块住。”

    “如果这件事是有人故意为之,你觉得你住在外面,就一定安全么?反倒人家更好下手。”

    “那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看了下手机,起身,“我下去一趟,不用想太多,总归我会保你平安。”

    他摸摸她的头,出了病房。

    但林温暖一点也不安心。

    她想到他跟沈嫚露一起的那些照片,心里更加不安。可转念一想,陆政慎这样一个为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女人在他眼里,怕是什么都算不上。

    而她这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对他来说是最大的利益。

    如此想着,对于那句保你平安,她倒是信了两分。

    陆政慎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夜宵,秦叔亲手做的营养粥。他把床稍微摇上来一点,亲自喂她吃。

    陆政慎说:“你不需要太有负担,该来的,你逃到哪里都是要来的,逃是逃不掉的,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就是面对他们。”

    “万一应对不了,孩子没了呢?”

    “没关系,可以再有。”

    说来说去,这孩子还是非生不可的。

    她冷然一笑,明显的不高兴。

    他又说:“即便最后不生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一样也不会少给。”

    林温暖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喝完粥,时间不早,但林温暖的点滴还没挂完,陆政慎就坐在旁边,随时盯着挂瓶。

    林温暖睡不着,闭了一会眼睛,睁开眼看他。

    他就那么坐着,什么也没做,微仰着头,看着上面的输液瓶。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换,这么一折腾,变得皱皱巴巴,领带松开,头发稍微有点乱,他抬手抓了一下,变得更乱。

    可即便如此,也半点不影响他的美貌。

    林温暖看了他一会,稍稍侧了侧身子,说:“酒店那个事儿,是不是冲着我来的?”

    “还不清楚。”他揉了揉额头。

    又是这句话,这是敷衍。

    “真的不清楚,还是不想跟我说啊?”她目光一转不转的看着他。

    陆政慎抬了眼,对上她的眼睛,但笑不语。

    “我觉得,既然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们也算是同一阵线上的,有些事儿,你应该跟我坦白的讲清楚,这样我们也好互相配合,别给人钻了空子。”

    他摸了下唇,手指揉了揉眉心,想了一下,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冲着你来的。”

    “是谁?”

    他耸肩,“你人在姚福生的酒店出事儿,大概率跟他会有关系。”

    “姚福生?”林温暖想了一下,而后想到那天遇上的那桌人,“这不是你的朋友么?”

    他点了下头。

    “你说你朋友要害我?为什么?”

    他笑起来,“有些事儿,你不用知道的太清楚,只要晓得,我周围的人,除了我妈和蒋妈,还有我爷爷,几乎没什么好人,与他们相处的时候,要存个心眼。”

    林温暖半天没有反应,目光里充满了探究,可探究了半天,眼里的疑惑更甚。

    陆政慎伸手点了下她的额头,“想什么?”

    “想你。”她说完,感觉不对,立刻呸了声,“想你这个人。”

    “有区别么?”他眼底浮了笑意,有点玩味。

    “不是那种想。”她脸一红,而后摆手,感觉自己说不清楚了,“算了,不说了。”

    她转开头,自己想自己的。想了一会,她突然有点想明白,他做那么多事儿的意图。

    他应该是准备逆袭,得到整个陆家。

    他交这么一群狐朋狗友,花名在外,不过都是在掩藏自己,让那些忌惮他实力的人放松警惕。可当下他突然搬回去,把自己的野心外露,让所有人都知道。

    如此究竟意欲何为,她猜不出来。

    她更看不懂,他心尖上的那个人,究竟是沈嫚露,还是冯梨薇?

    又或者,是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存在,两个都爱?

    林温暖不懂,想的脑壳疼,然后就不想了。

    说到底,这些都与她没什么关系。

    她当下不过就是他用来生孩子的工具,等孩子出生,他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到时候所有的事儿,就与她没什么关系了。

    她想,他心里有爱着的人,他也不会在乎她所生的孩子,等到那个时候,她可以带着孩子离开,去别的城市重新开始生活。

    她期望肚子里是两个女孩,从姜婉竹的谈吐中,林温暖知道她是重男轻女,希望两个都是儿子。如果将来她生的两个都是女儿的话,她要都带走一定很容易。

    如此想着,她在心里祈求上天,一定要给她两个女儿。

    陆政慎瞧着她时而笑,时而皱眉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此时心里在盘算什么。

    输液瓶快见底了,陆政慎起身摁了护士铃,护士铃在另一头,他附身过去。林温暖抬眼,他的脸近在咫尺,他的身上散着烟味,下巴上走出了胡渣了。

    林温暖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垂了眼,不去看他。

    摁下护士铃,陆政慎很快退开,片刻的功夫,值夜护士进来,帮她把针头拔了,收走了输液瓶,又给她测了一下温度,情况都好,这边出去了。

    陆政慎把床头的灯调暗,给她盖了下被子,“好好休息吧,不要胡思乱想。”

    林温暖这会有了睡意,半睁着眼,“晚安。”

    “晚安。”

    见她闭上眼,陆政慎就走到沙发那边坐下来,双腿搁在茶几上,就这么闭目休息。

    姜婉竹接到消息说林温暖没事,她才稍稍松口气,但心里头那股子怨气仍然下不去,脸上还火辣辣疼呢。她坐在床上,始终咽不下这口气,终是忍不住,去敲了陆江长的门。

    等了好一会,里头才有动静,她走进去,泪眼婆娑,将刚才发生的事儿给老爷子讲了讲。

    她如祥林嫂附身,说了一箩筐魏美婕的坏事儿。

    “卫生间的地面我吩咐过蒋妈很多次,让她一定要擦干净,一定不能留水渍,她每天都是要去擦好多遍的,是绝对没可能留下什么肥皂液,更何况还是在洗浴间门口,这怎么可能呢?这不是故意要温暖的命么?”

    陆江长一直没说话,靠着床坐着,双目微睁,面上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婉竹克制住话头,“时间不早了,我也就不打扰了,明个还要去医院看温暖,也不知道这对孩子能不能保得住。阿政原是嘱咐我不要多说,但我就是害怕啊,这温暖日后还要住在这里,若总是发生这样的事儿,我心里不安。再者,除了温暖怀孕了,还有琪琪和嫚露也都怀着孕,我是担心啊。”

    “我知道,这事儿原是不该来打扰您,可白霆他一点儿也不管家里的事儿,现在老四怀孕了,他一颗心全在她的身上,其他人他怕是放不到心上去。爸,这事儿只有您来做主了。”

    她说完,暗暗看了他一眼,而后起身,“爸,您早点休息,我这就出去了。”

    “明个,我跟你一块去医院看看温暖。”

    姜婉竹眼里有难以抑制的笑,点点头,“好!”

    说完,她就出了房间,有了老爷子那句话,她这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一些,晚上都能睡个好觉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