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21章:必须生对双胞胎

第21章:必须生对双胞胎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温暖整个脸色都变了,不动声色的将桌上的照片遮住,慢慢的挪到下面,压在了屁股底下。

    陆政慎很自然的坐在了林温暖的身边,扫了眼桌上的菜,看的出来,两人还没有开动。

    “加我一个不介意吧?”

    姜婉竹见着儿子也是高兴的,同样不动声色的想要收起桌上的照片,可陆政慎并不给予机会,伸手一指,“这是什么?”

    转而,摊手去要。

    姜婉竹笑说:“没什么,我朋友的儿子,拍了照片我想着拿来给温暖瞧瞧。我这不是想抱孙子么,你们两个到底怎么样?我看还是直接做试管,生一对龙凤胎,一次搞定。”

    她的动作虽快,可还是被陆政慎捡到了一张,恰好是萧萧的大头照,一张脸对着镜头,笑的十分灿烂。他眉梢微微一挑,侧目看了林温暖一眼。

    此时,她正捧着杯子喝水,正在压惊。

    “这是您朋友的儿子?”

    姜婉竹顿了顿,干笑,而后又正了神色,将放进包里的照片又拿了出来,说:“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就不瞒着。倒也不是我瞒着,应该是你也别瞒着我们了,你自己说吧,这是不是你在外面生的儿子?”

    话音未落,林温暖咳嗽了起来,似是被水呛到了。

    陆政慎放下照片,侧向她,拍她的背,关切的问:“没事吧?”

    她抬手,“没事。”

    “喝个水都呛到,你还真是叫人担心。”他的手掌依旧搭在她的背脊上,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衫,印在她的皮肤上,让她整个人都发紧。

    姜婉竹默不作声,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移动。

    林温暖尴尬的笑了下,说:“还不是被你的儿子吓的么。”

    “不是我儿子。”

    她回头看他一眼,陆政慎笑的很镇定,搭在她背脊上的手开始上下抚动,“这是我朋友的儿子,在外头藏着,不能被家里人知道,才让我帮忙照看。也好帮他打掩护。”

    “这种事情怎么好打掩护?!你哪个朋友那么坏,这种事情按在你的身上。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的名声,前两天家里吃饭提到你,我脸上都挂不住。你们两也不住在家里,他们就只听外面的传闻,我辩解两句,都说我不会管教,只知道包庇!”

    “我真当是有苦说不出。要不然这样,你们两个搬回来住,你大哥二哥,几个弟弟都住在家里,你倒好,住到外面去,叫人钻空子,说你的不是。”

    姜婉竹这话匣子一开,便止不住的抱怨。

    家里头受的气,这会终于找到个地方吐出来。

    “我生你也不容易,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拼不过人家,你还不听话,我在家里哪儿还有地位。”她沉了脸,将照片一掷,“总之我是不管,你们两非得给我生一对龙凤胎。在老头子死之前,把孩子给我生了,要比你大哥他们快!”

    陆家祖祖辈辈下来,一直显赫,在民国中期达到顶峰,而后慢慢衰弱,战争爆发的时候,陆家三房陆叶沛携妻儿逃到国外,安家立业。陆家本身家底厚,而陆叶沛有勇有谋,又有经商头脑。几十年过去,在法国打下了坚实的根基。而后,国内安定,百废待兴的时候,他又携家眷回国。

    陆叶沛心思通透,当初陆家人丁兴旺的时候,总是避免不了家庭纠纷,兄弟之间明争暗斗。为了避免家庭纷争,他只生一个儿子。

    这么个不成文的规定,一直到陆白霆这里打破。

    陆白霆生性风流,放浪不羁。光进门的就有四位,至于这外头的莺莺燕燕,自是多如牛毛。陆老爷子不管,有意放纵,陆家的事业越做越大,世道不安,他也是怕有个万一,不如多子多福。也就由着他去。

    姜婉竹在家排行老二,她原是个舞蹈老师,年轻时候身姿曼妙,但也因为要维持这身材,吃的药多,伤了身子,怀孕不易。可要在陆家立足,总是要有个儿子。

    为了陆政慎出生,她是受了不少苦的。

    可偏生这儿子,继承了老子的风流,一直花名在外。好在,他也有一颗聪明的脑子,自己在外头闯了一番事业。

    可陆家不止这一个儿子。

    她努力在陆家争取一席之地,他倒好,娶了老婆就搬了出去,这不是给大老婆那两个儿子腾地方么?如此一想,她就更生气。

    啪一下拍了桌子,“我是不管,你两在外头也玩够了,该收收心,挑个日子,搬回来住。明晚你们两个回家吃饭,到时候阿政你主动开口,老爷子现在病着,更是希望子孙都住在一块。你主动说,他指定高兴。”

    “至于这孩子,我不管是不是你的,我只给你们两个一个月的时间。怀了最好,怀不上,就按照我的安排去医院做试管。不成不成,温暖你明天还是跟我去一趟医院,打个排卵针什么的,到时候让医院留两个好的,必须给我生一对双胞胎。”

    林温暖暗叫糟糕,侧目瞪了陆政慎一眼。

    他这一出现,不咸不淡的几句话,反倒是激了姜婉竹,她感觉自己一下子被逼到了墙角。

    陆政慎眼里噙着笑,说:“回家住,我怕温暖不习惯。”

    “是温暖不想住?”姜婉竹目光落在林温暖的身上,那眼神,好像在警告她。

    林温暖抿了下唇,进退不得。

    她后悔了,也许真不该动那孩子!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