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重生嫡女归来 > 第431章 秦夫人被怀疑

第431章 秦夫人被怀疑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31章 秦夫人被怀疑

    无论是未来的太子妃还是秦国公他都得罪不起啊!

    这个差事若是一个办不好就得罪人,这侯府五小姐绝对是自己的克星,自从她回皇城他就没有安生过。

    所以,府尹薛大人跟半夏打交道以来有一个非常痛的领悟,就是有半夏的地方绝对有是非。

    心里虽然一直都在吐槽,不过脚下没停,薛大人跟刺杀秦梦琳的匕首一模一样。

    于是将秦梦琳脖颈处的凶器取出来跪在皇上面前禀报道:“启禀皇上,凶器与这男子身上的一样。”

    这就是证据确凿了,月北翼这才看向骤风道:“将人给泼醒。”

    骤风立刻让人端来一盆凉水,直接泼在这男子的身上。

    男子苏醒,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抓。

    他记得逃往山下的路正顺利前行,可是后颈突然被人打一下,然后就晕倒人事不省。

    现在看着这么多人,立刻去咬破嘴里的毒丸。

    只是才发现嘴里的毒丸不见了,紧接着就要咬舌自尽。

    骤风眼疾手快直接将他的嘴给堵上,然后看向太子殿下,请太子殿下示下。

    “说,为何要杀秦梦琳?”皇上怒声问道。

    那男子闭上眼睛把头一扭,一副什么也不打算说的模样。

    “用刑。”月北翼直接命令。

    皇上却顾及道:“佛门重地不宜伤人。”

    月北翼却冷声道:“佛门重地人都死了还差伤人?父皇人枉死相信佛主也希望为枉死的人找到真凶。”

    儿子说的也有道理,于是皇上点头认可道:“既然你已经决定那就动手吧!”

    骤风迅速将人拖出寺庙,然后在庙外进行酷刑。

    只是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骤风回来。

    他面色不太好看,单膝跪在地上:“启禀殿下,他抵死不说仿佛不知道疼一般。”

    铁桶药人?丁家?

    半夏当时就想起在神女阁外与丁岩琨打架之时,丁家的铁桶药人。

    铁桶药人从小泡着特殊药物长大,所以身体若铜墙铁壁而且不知疼痛。

    月北翼脸色黑下:“既然不知道疼,那用刑也没用。”

    半夏道:“其实想要知道真凶,还是有迹可循。”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看向半夏,其实众人都想知道究竟是谁要嫁祸给半夏。

    之前因为丧女之痛,所以秦国公激动的只想杀了半夏为女儿报仇。

    可是现在清醒一些,再看看证据确凿的匕首,再傻也想通了什么。

    半夏就算杀人灭口也不可能傻到在她的房间里动手,除非她是白痴,但是很显然半夏比猴都精又怎会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之上?

    所以这是预谋的谋杀嫁祸。

    想通了这一点,秦国公立刻问道:“五小姐,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办法可查。”

    秦夫人一听这话就急了,这么一个将半夏除去的好机会她可不想错过。

    “老爷,您问她干嘛?人是死在她屋里的,再说了她也没有办法证明那个杀手不是她的人不是?”

    秦国公狠狠瞪了夫人一眼:“你给老子闭嘴。”

    他哪里不知道夫人想要除掉半夏的心思,可是这蠢妇也不看看现在发展的情势,是她想冤枉人就想冤枉的?

    秦夫人平常在外面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可是面对国公爷还是怕的。

    虽然心里不甘心,可也不敢忤逆老爷,所以只能闭嘴不再吭声。

    半夏看了一眼一心想弄死自己的秦夫人,心里冷哼一声。

    然后看向秦国公道:“突破点就在秦缅怀跟那丫鬟的身上。”

    众人十分不解,他们若是知道内情早就说了,所以明显他们也不知道。

    难道侯府五小姐怀疑他们两个人是谋害秦梦琳的真凶?

    秦国公看了一眼有点懵的庶子秦缅怀,冷哼一声:“这个逆子身上能有突破口,难不成半夏小姐怀疑这小子杀了自己妹妹不成?”

    半夏摇头:“秦国公,有些话就算小女不说,您心里也明镜一样,这秦六公子(秦缅怀)在秦府向来是可有可无的存在,重来都不会在外面露面的他这次突然出席难道不国公爷不觉得哪里不对劲。”

    听到这话,秦国公立刻看向秦缅怀:“说怎么回事?”

    秦缅怀看向秦夫人:“是母亲让我来的,我也很意外向来被忽视的我怎么突然被人想起来,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秦国公立刻犀利的看着秦夫人,上一次夫人该死他小儿子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秦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波及到自己,当时就瞪向秦缅怀。

    吼道:“你这个挨千刀的,我什么时候让你来的?”

    见夫人不承认,秦缅怀立刻道:“是夫人身边的丫头籽娟姑娘说的不信叫籽娟姑娘过来一问便知。”

    半夏看向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丫头问道:“你家小姐如何看到我身边的丫头跟秦六公子在一起,别告诉我只是巧合?”

    半夏绝对不相信是巧合,若是巧合别人碰不见偏偏能让秦梦琳给碰见?

    那丫头一双眼睛恐惧的看这夫人,支支吾吾的不敢说。

    她越是这幅模样,众人越发的怀疑秦夫人。

    如此,让秦夫人十分不悦当时就发脾气吼道:“你这个贱婢看着本夫人干嘛?你知道什么就说。”

    那丫头才抵着头道:“是夫人身边的籽娟姐姐撞见的,然后悄悄告诉了我家小姐,然后我家小姐昨天夜里悄悄去看果然看到侯府五小姐身边的丫头跟我们府上六公子在一起。”

    听到这里,众人立刻明白一切都是那个叫籽娟的女子搞的鬼。

    秦国公怒道:“还不将那个该死的奴婢给叫出来。”

    秦夫人这才注意到,身边一直跟着的籽娟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籽娟,她刚刚还在我的身边怎么就不见了?”

    所有人都用那种怀疑的目光看着秦夫人,秦夫人简直要被冤枉死了。

    她坚持道:“我真不知道这不是我做的,我更没有让籽娟那个丫头让缅怀来相国寺,我也不知道缅怀跟侯府小姐的丫头……”

    说道这里,发现众人的眼睛依旧是怀疑的神色,让她差点气的吐血。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