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桃花林里桃花红 > 正文 第124章破煞(一)

正文 第124章破煞(一)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是无涯留下了平安符也留下了一些符咒,不知道管不管用……王守旺隐隐有些担心。

    那小子学艺不精没错,可不代表那小子不懂得旁门左道。无涯这个人从来不说谎,他说能坚持半月就一定能坚持半月。赵无疆急忙安慰王守旺,姐夫,当年别人都瞧不起无涯,师叔还特意叫了无涯几招防身的。龙虎山内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拜师的。

    那还好。王守旺心里稍微有些踏实了。他对王虎生有些特别,不仅是王虎生是个有职业操守的棒槌,更是因为王虎生救过安秀然,要不是王虎生报信,王守旺也不可能那么快去乡政府救安秀然。

    十五天应该够了。凌虚子说完,走到了淋浴间用盆子接了一盆水,拿出符纸一阵咒语之后,符纸自燃起来,当快要燃烧殆尽的时候,被凌虚子扔进了水盆里。

    这是玄光术,王守旺认识,凌虚子之前已经展示过一次玄光术了。可这一次却不一样,玄光术的定位角度有一定的关系,凌虚子在离开张伟家之前,在张伟家留下了许多的糯米。

    可偏偏这些糯米此时正聚成一堆,不知道被谁给清理过,分散的糯米被集中在一起,原本白花花的米粒也变得漆黑起来。

    在米粒堆的上方,是一只紫红色的蜈蚣,蜈蚣在米堆上摇头晃脑了一番之后,抬起触角看着天空,灵虚大叫一声不好,整个人开始后退,王守旺在这一瞬间把武文淼拉到了身后,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好武文淼,全身的元气也一瞬间释放出来,在身前形成一个有效的保护性罡罩。

    刷刷刷……

    五枚杏黄色的小旗子插进了地板,杏黄旗像是五角形一样林立开来,把水盆围在其中。随后,就看见一张紫色的符咒飞向水盆,漂浮在水盆的上方,与五枚杏黄旗遥遥呼应。

    敕令:风火雷电,收摄阴魅,昭昭冥冥,惟道魂降。天河水开,一泻汪洋,戴天履地,戴方履圆,红日乍现,煌道大光。符阵借法!摄鬼!符阵借法!大旗!符阵借法!洪流!符阵借法!天圆!符阵借法!天火!

    嗷……一声怪叫之后,蜈蚣的身体向上一窜,居然一下子窜出了水面,半个身体出现之后,紫色的符咒碰的一声炸开,一刀光晕也像是涟漪一样四散开来,五只杏黄旗在这时候也想五角星一样发出一阵刺眼光线连接到一起,五角形和符咒的光晕结合之后,蜈蚣的身体也已经冲出了水面,身体在水面之上盘旋了几圈之后,开始撞向五角形的光晕。

    刺啦刺啦……当蜈蚣的身体接触到光晕之后,立刻发出一阵阵闪电一样的火花,原本蜈蚣紫色的身体也开始被电的黑乎乎的,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黑斑。

    蜈蚣第一次撞击失败之后,正在蓄力准备第二次的撞击,谁知道盆中的水也开始沸腾起来,哗哗作响就像是一股股的海浪,随着声音不断加大,水盆中的水逐渐形成一个漩涡,还在蓄力的蜈蚣被漩涡狠狠吸入进去,在水盆中不但的旋转,不断的挣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的惨叫。

    在光幕的上上方一道道闪电也逐渐成型,噼里啪啦的就对着水盆劈了下去,每一道闪电都准确无误的砸在蜈蚣的身体上。

    我日……控制阵法的赵无疆爆了一句粗口之后,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凌虚子,师叔,我拿错旗子了,这不是七星杏黄旗,而是五行旗。金木水火土五行,我去哪找木和土?咱们现在在二楼,接不到地气啊。

    完蛋货……凌虚子愤恨不平的瞪了赵无疆一眼,你比我那个白捡的师兄还没用。

    说到这,凌虚子看了看王守旺,守旺,你的修行和我们道家不一样,你是纳天地百气为元气,你的元气中充斥着五行的力量,把你的元气放进这个五行阵阵法里。

    王守旺点点头,元气开始灌注与双手,双手一下子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气,白气似乎像是受到了指引一样,化作一条细线,进入了阵法。

    五行阵接触到元气之后,一瞬间变得更加凶猛起来。在急速旋转的漩涡之中,升起一个木制的牢笼,把蜈蚣仅仅包裹其中。蜈蚣挣扎的身体也在这一瞬间像是被禁锢了一样,不能动弹分毫。

    武所长,用你的凰雀之火烧死这个恶心的东西。凌虚子躲在赵无疆的身后,生怕像是溅身上血一样。

    武文淼听闻,终于发现自己除了医术还有用武之地了一样,兴奋的站在王守旺的身边,感受着凰雀的气息,在肩膀上的凰雀的印记在这一瞬间燃烧起来,武文淼整只胳膊也像是被火焰包裹了一般,房间里的温度也在这一瞬间升起。

    火线顺着王守旺的元气进入到阵法之中,元气和火线就像是两条交织在一起的飞龙,发出一声声的虎啸龙吟。

    呼呼呼……

    都说水火不相容,可武文淼的凰雀之火进入水盆之后,却像是浇了汽油一样,呼的一下燃烧起来。几秒钟的功夫,那只蜈蚣就被烧成了灰烬。

    水盆也在这一瞬间炸裂,同时还夹杂着一个不敢的声音,凌虚子,你现在就是一个废物,等某的子母鸳鸯尸炼成,就是你三丰派的末日。

    一阵阵恶臭在房间里传出来,武文淼皱着眉头走出了房间,随后是王守旺和凌虚子,赵无疆看着那个炸裂的水盆,愣了好一会儿才走出房间。

    师叔,这是什么道法?怎么这么厉害?一个蜈蚣就搞得咱们这么狼狈?赵无疆还是有些诧异,如果用七星杏黄旗的话,或许现在还在和那只蜈蚣恶战也说不定,幸好他拿错令旗了。

    这就是五毒煞。凌虚子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就算是封印了七情六欲却也不能封印自己的记忆,几十条人命还在凌虚子的意识里,像是放电影一样,一个画面都不能落下。

    你是说……赵无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叔,你是说张伟家被下的也是五毒煞?

    没错,就是五毒煞。凌虚子叹了一口气,不光是五毒煞,还有一个加速子母鸳鸯尸成型的阵法。

    师叔,你别诳我,不是说子母鸳鸯尸的制造方法只有你知道吗?而且,那本禁书不是被你烧了吗?

    子母鸳鸯尸?凌虚子有些自嘲的一咧嘴,他苟素忧还没那个本事练出来一只子母鸳鸯尸,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一只婴煞。

    婴煞好解决,姐夫的却邪剑一剑就能搞定。赵无疆的心真的很大。

    一剑能解决不假,可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不光赵无疆不理解,就连王守旺和武文淼也是一样。

    杀了婴煞等用于杀了韩雪,你觉得你这个便宜姐夫能下手吗?凌虚子白了赵无疆一眼,今天师叔教你一些你师父不会的。

    谨遵师叔教诲。赵无疆对着凌虚子一拱手。

    师叔教你的是,没事别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

    噗嗤,不光武文淼笑了,就连一旁的王守旺也笑了,凌虚子在这个时候开玩笑,就表示干掉婴煞又不伤及韩雪的办法肯定是有了。但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五毒煞怎么破?这才是武文淼和王守旺最关心的。

    婴煞是件小事,关键在于怎么破了五毒煞和那个加速婴煞变异的阵法。

    凌虚子关上门,确定没人偷听之后,找出来纸笔,在纸上画了一张简易图,一看就是张伟家的房子格局图。在格局图上,凌虚子画了几个实线的圈,又画了几个虚线的圈,玄关位置的阵法咱们已经破了,现在差在五毒煞的阵眼在哪?以及那个不知名的加速婴煞成型的阵眼在哪?我画的实线的圈圈,是百分百的阵胆所在。虚线的位置就是阵眼了。虚线圈有五处……

    不等凌虚子说完,王守旺就说话了,所有花圈的地方都毁掉就好了。

    放屁。凌虚子吹胡子瞪眼一番之后,只能找对真的阵眼,不然阵胆和阵眼调换,毁掉阵法就更难了。

    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武文淼的眼睛里多了一点担忧,这股子担忧是为张伟和韩雪担忧。

    等会儿我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求助一下附近的档案局的人。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五毒煞,多少有了点眉目。凌虚子有些无奈,真希望档案局里能有用蛊的高手。

    五毒煞和蛊师有什么关系?王守旺问道,厉害的蛊师王守旺可是认识一个的,还是绝顶一的高手,那就是安秀然。

    白苗的蛊师不行的,白苗的蛊师不懂得变通,以至于近年来白苗族进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循环,一个高手都没有。可黑苗一族不一样,他们懂得把蛊术活灵活用。凌虚子看着王守旺三人不理解的表情继续解释道:五毒煞是蛊和道法结合的产物,五毒就是利用绝情蛊来袭扰人的七情六欲,五毒其实就是用蛊虫里的蜈蚣、蟾蜍、蝎子、蜘蛛、毒蛇来蚕食人体,再利用道术毁掉一条血脉,让中了五毒煞的人后使不得安宁。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