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桃花林里桃花红 > 正文 第57章步枪传承(一)

正文 第57章步枪传承(一)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直以来,王守旺都没真正瞧一眼那把中正式步枪。

    至少在王守旺看来,一个抗美援朝的老兵,带着自己的珍藏回到了地方,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问题是,当初赵四海说过,这是一把有过传承的步枪,这让王守旺很不理解。

    秦始皇统一中原以后,有三件事是始皇帝的心病。赵无疆一抖枪身,把中正式步枪递给王守旺,第一件事是没有传国玉玺称帝之后也是枉然,没了皇帝的印信称帝也是伪皇帝。第二件事,当年夏朝统一的时候,大禹九鼎在诸侯手中,始皇帝连一个像样的鼎都没有。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赵无疆丝毫不理会被烧的死去活来的青眼狐狸,对着王守旺诧异的目光说道,第三件事就是……自大禹开辟夏国开始,一直流传着一个神话,相当于女娲补天的神话。那就是仲裁者。

    你能不能不开玩笑?夏朝连历史的记载都少的可怜,你和我说夏朝?王守旺白了赵无疆一眼,铁柱子,作为你的姐夫,有必要告诉你,想诳人的话,你可以说虞朝。这个朝代比夏朝更加久远。

    姐夫,我说的不是玩笑。赵无疆对着王守旺摆摆手,自从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开始,就一直流传着关于仲裁者的传言,无论是山洞里的壁画,还是各个民族的传承,神的背后都有一个影子在维持秩序,这个影子就是仲裁者。

    和我有什么关系?王守旺不以为然。

    每一代的仲裁者面对的使命不一样,所以,每个仲裁者的归宿也不同。赵无疆笑了笑,就好像……

    师侄,你的话有点多了……一旁不停吐着血沫子的灵虚子,这时候打断了赵无疆的话语权,这惹得王守旺十分不满。

    可王守旺面对灵虚子狗一样的笑容,算是知道这货不会说实话了,事实证明灵虚子说的话,和赵无疆相比,绝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守旺啊,仲裁者就是我维护一方安定的,没我那便宜师侄说的那么中肯……灵虚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沫子,你也看到了,用了五行雷火,连自己的师叔都炸飞了,你还觉得血缘和亲情在修行者面前,还有一定的尊严吗?

    啪啪啪……

    回答灵虚子的是王守旺接连拉动枪栓放出的三枪。每一枪的子弹都对准了青眼狐狸的脑袋,也可以说枪枪都直奔要害,事实也证明王守旺的枪法很好,三颗子弹准确的射进了青眼狐狸的脑门子。

    三枪打完,王守旺对着灵虚子一挑美貌,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可是,当王守旺的演习结束,真正看这把抢的时候,王守旺才看到了惊讶之处。这把枪的周身都刻满了铭文,就连枪管上也是铭文密布。王守旺好奇的拉动了一下枪栓,退下一颗子弹,这才发现子弹上也布满了铭文,尤其是子弹的弹头也不是铜芯的,而是那种水银制成的开花弹。

    这把枪和子弹不是射杀人用的……这是王守旺内心里最明确的想法。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青眼狐狸的哀嚎声逐渐加剧,一股火焰顺着脑门子上的三个弹孔蔓延,最终围绕全身。

    也就是眨眼之间的功夫,青眼狐狸带着不甘的辱骂和叫扰彻底变成了一撮黑灰。

    灵虚子,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王守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足够的心理准备面对事实的时候,还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王守旺觉得自己很失败,这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失败。

    姐夫,这就是一物降一物。赵无疆不以为然。

    倒是灵虚子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晃了几圈之后,这才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这把枪和你有一定的渊源,到底是第几代的仲裁者拥有我是不记得了。老道唯一记得的是,这把枪上还有一把刺刀。

    刺刀?王守旺十分不相信,汉阳兵工厂里出来的第一批中正式步枪,会配备刺刀。当时的生产环境已经严重制约了刺刀的生产工艺。

    没错。灵虚子像模像样的点点头,第一批中正式步枪和汉阳造不同,中正式步枪代表的是一个年代,也代表了一个终结。

    老杂毛,有话说有屁放,别和小爷打哑谜……王守旺恨不得再一次拉动枪栓,一颗子弹就搞死灵虚子。

    讲道理,你这娃娃和你哥就是不一样。

    丝毫不理会王守旺吃人的目光,我第一次在长白山遇到你哥的时候,你哥的手里面就有一把刺刀。似乎就是中正式步枪配套的刺刀。只是你哥手里的刺刀不是精钢打造的,而是一把青铜的刺刀。

    王守旺要说话,却被灵虚子给制止住,先听我说完,你哥哥之所以在长白山横行无忌,多数的原因就是那把青铜的刺刀。、

    卧槽……王守旺不屑的白了灵虚子一眼,你咋不告诉我,我哥就是仲裁者呢?

    白痴……相对应这两个字,灵虚子绝对做到了白眼,谁是仲裁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今世的仲裁者绝对不是你哥王守善。那把刺刀应该是你哥借来的。

    师叔,你就不能……一旁的赵无疆忍不住说话了,可话说了一半又被灵虚子给打断了。

    王守旺看看灵虚子,又看看赵无疆,在看看是手中的步枪,哈哈大笑起来。

    说了这么半天,你是不是就是想告诉我,赵四海才是这一代的仲裁者?

    王守旺的话语让灵虚子点点头,但也摇摇头,准确的说,赵四海是最后一代仲裁者。问题在于你哥王守善这个变数的存在,让赵四海无论如何都不能退休。

    按照你的逻辑,赵四海在物色下一个仲裁者,最终落在了我哥的头上。谁知道我哥的福薄,我哥没有继承赵四海的衣钵,最终落在了我的头上?我这么理解对吗?

    也对,也不对。灵虚子依旧一副深沉无比的样子。

    卧槽……王守旺一拉枪栓,枪身端平,枪口直接对准了灵虚子,老杂毛,你这样信不信老子一枪搞死你?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