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平台

言情阁 > 桃花林里桃花红 > 正文 第204章鲤鱼精

正文 第204章鲤鱼精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

    又是一声尖叫,张警长一直跑出了棚子,口中还大喊着:他又笑了……

    无涯检查了一下三具小孩子的尸体,还拿出符咒贴在骸骨上,可符咒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是符咒像是失去了作用一样。

    吴小贝看着平静的水面,能感受的出来,似乎阴气早已经弥漫在了水库的水面上,只是寻常人看不见而已。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吴小贝脱掉了鞋子、外套和裤子,穿着一个大红裤衩子,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库。

    卧槽!所有人都看的傻傻的。

    无涯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吴小贝已经进去了。

    打捞队的人面面相窥,更是想上船,准备在关键时候施救。却都被无涯给拦了下来。

    张警长,带着你的人和打捞队离开吧。无涯说完拍了拍张警长的肩膀,我们希望方圆五里之内没有人烟,任何人别踏进五里的范围,张警长能做到吗?

    没问题。

    张警长说完,带着人和打捞队收拾收拾东西就离开了。江桂生和张警长一合计,还真得按照无涯说的做,只能是暂时疏散一下人群了。

    无涯走进了棚子,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符咒,直接贴在了朱三的脑门上。

    你已经赶走了附在朱三身上的怨气,现在我处理一下朱三的怒气和煞气。

    说到这,无涯做了一个指绝,对着符咒晃了几晃,口中念念有词:敕令,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尘归尘土归土,一路向西走。

    也奇怪了,符咒居然呼的一下就烧了起来。浓浓的黑烟从朱三的脑门中窜出来,不断的凝聚形成了一个扭曲的面孔,很朱三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浓重的煞气和怒气让人几乎不敢去直视。

    还不走?无涯笑了笑,又掏出来一张符咒在狰狞的黑雾前晃了晃,生前你是先生,给人看了一辈子风水,难道要因为这点事就留在这里,和水库里的东西死磕到底,不去投胎,你觉得这么做值得吗?

    黑雾听到这句话更加狰狞起来,对着水库的方向嗷嗷嚎叫。

    这件事我们会处理好,你安心的走吧。

    黑雾里又传出来几声不甘心的叫声,随后黑雾开始消散。朱三的尸体也随着黑雾的消失,迅速的腐烂,最后只剩下一具白花花的枯骨。

    无涯,这是怎么回事?王守旺问无涯,

    朱三死的时候十分揪心窝火,因为他本身是跳大神的,身上有仙家固体,魂魄也会留在这里,他在等机会进入水库报仇而已。说到这无涯无奈的额叹了一口气,水库里的东西既然能在生前杀了他,死后也一定能杀了他。

    但是新的问题出来了,无涯虽然劝说朱三去投胎了,可还是不知道水库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一点脉搏都没有,怎么处理这件事呢?都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可现在他们对水库是一无所知啊。

    无奈下,王守旺和无涯来到了水库边,看着平静的水库,在吴小贝跳进水库以后,水库的水面上开始生出一层雾气,雾气也越来越重。

    这是死气吗?在常人眼中雾气是白色的,可王守旺是修道者,他能看到雾气是黑色的,还是很邪恶的那种。

    是怨气。无涯的耳朵微微动了几下,对着王守旺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王哥,你听。

    王守旺仔细的听,却发现在水里面传出来一阵阵的嗡名声,水面上也泛起了很大的浪花。

    卧槽!就听见水面传来一阵粗口之后,一个人光着屁股从水里窜了出来,背后一只白虎的图腾若隐若现。

    上岸之后,这个人抱起衣服,撒丫子就跑。王守旺和无涯看了看水面,一股十分邪恶的气息扑面而至,追随着吴小贝也撒丫子就跑。

    跑到了草棚里之后,吴小贝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顾不得身上的水,套上了裤子和上衣,穿好了鞋子。

    小贝,里面是什么东西?王守旺问。

    不知道。吴小贝定定神,看不清是什么,滑腻腻的,很厉害。要不是我仗着虎啸山林的功法,早就扔在水里了。王哥,很棘手啊。

    这时候,江桂生和张警长来了,王同志,按照你们说的,方圆五里之内已经没人了。

    吴小贝甩了甩头发,江乡长,和我们说说这个水库,当初建成的时候发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江乡长挠挠头,两年前建的水库,这里原本是一处洼地,种庄稼也不生长,后来县里播了点钱,就修了水库,用来搞搞养殖和灌溉。谁知道这水就是死水,养鱼的时候鱼都莫名其妙的没了,养龟龟莫名其妙的死掉,后来养点水草,谁知道在水里水草能枯死……唉……

    说到这,江乡长一拍脑门,还真有件奇怪的事情。

    两年前的夏天,乡里要修水库,就找来朱三,给看看位置和方位,水库在哪个位置囤水比较好。朱三当时有别的额事情要忙,就给江桂生介绍了一个姓申的风水先生。申先生绕着这块洼地走了一圈之后,说这个地方不适合修水库,不仅断了小姜堰的水脉,也上了村子的风水。

    可县里剥下来的钱,不能不用。江桂生不懂风水,他只知道这里修水库绝对能造福一方。虽然申先生说不行,可不代表政府就说不行,就在申先生的阻挠下,江桂生还是修了水库。

    挖土动工的第二天,眼看着书库要成型的时候,居然挖到了一处泉眼,泉水四溅,直接填满这水库。

    也就在半年之后,水库边上开始有人钓鱼,当时还掉出来过一条五米多长的大鲤鱼。因为正好赶上县里的人来检查,大鲤鱼最后给炖了。

    乡里的食堂用的是大铁锅,炖一条鱼也很轻松,刷刷刷几刀下去,五米多长的大鲤鱼,直接被断成了八段,分别用三口大铁锅炖上。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