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山海画妖师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秦轩是我弟弟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秦轩是我弟弟

一秒记住【笔♂趣÷乐 aqdbq.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肩吾!!

    比那些天堑还要麻烦的上古神异!

    秦轩原本还在想,兔姐和风姐说陆肩吾厉害,他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

    但现在想想,这家伙竟然可以在西昆仑,无视那些天堑,随意穿梭,这可就有点厉害了。

    天堑无眼,你要么避开,要么就是破解,没有第三条选择。

    “怎么不说话,你以为自己不说话,本神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了吗?”

    不等秦轩开口,陆肩吾脸上就露出了仿佛看穿一切的笑容:“本神就知道你心怀不轨,莫要再垂死挣扎了,无论你怎么争辩,都改变不了你是个想上山偷桃的窃贼的事实!”

    听着陆肩吾的话,秦轩莫名觉得这家伙。。。

    “敢问,你是哪位?”

    秦轩没有之前那么敬畏,因为风兮然给他的智慧,发挥了作用。

    通过很多细节的判断,秦轩觉得眼前的陆肩吾似乎并不是什么坏家伙。

    哦,就是说,他不是修真小说里那种‘本座’‘找死’‘滚’,这类的智障。

    不,这家伙貌似比那些家伙还要智障一些。

    因为秦轩从陆肩吾的眼神中,看到了宛如孩子般的喜悦和兴奋,那是一种被关在房间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陌生人的好奇。

    “什么?”

    陆肩吾的智商显然很高,但他没想到秦轩不仅没有害怕,反而问他是谁!

    这什么情况?

    一会儿没见,这小子脑子就被开瓢,然后失忆了吗?

    “咳,那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认错人了。”

    秦轩连忙说道:“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

    说着,秦轩一耸肩,脸上露出了微笑:“敢问,贵姓?”

    “。。。。。。”

    陆肩吾的虎脸一疆,然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秦轩:“你,是白痴吗?”

    这么多年来,有无数人跑西昆仑偷东西,其中不知多少被陆肩吾给逮个正着,而那些家伙,面对自己这个镇守西昆仑门户的大神,也想过各种方法,为自己辩解。

    可,可装不认识,你妹的还能再简单一点吗?

    我不认识你,再见。

    卧槽!

    陆肩吾表示,这是他三百万年来听过的,最尼玛嚣张的应对方法!

    “秦轩,”陆肩吾眯起了眼睛,下一刻,八个脑袋突然出现,十八只巨大的眼睛,死死盯着秦轩:“这百万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胆敢如此戏耍本神!”

    原本好不容易有客人,想要陪他好好玩玩的心思已经彻底消失。

    陆肩吾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咦!”

    然而下一刻,秦轩的话却让陆肩吾愣在了那里:“你认识秦轩,原来他真的在这里,太巧了,我也是来找他的,敢问这位大神,我弟弟现在何处?”

    陆肩吾:“。。。。。。”

    “啊?”

    陆肩吾的九个脑袋脸色微变,俱是诧异的看着秦轩,那模样,有点傻,还有点萌。

    “你刚说什么?弟弟?”

    陆肩吾瞬间就判断出了这句话,假的,同样,他不认识自己的话,也是假的:“本神说过了,你的一切谎言,在本神面前,无所遁形!休得用这等话语来蒙骗本神!”

    “既然陆吾大神这么自信,那你听听我这句话。”

    秦轩说着,一拱手,自我介绍到:“在下白镜玄,敢问大神,是真是假?”

    “。。。。。。”

    陆肩吾此时有点懵,他眉头微皱,上上下下打量秦轩。

    真的!

    秦轩这话,竟然是真的!

    他真的叫白镜玄!

    可,可这不对啊,这一个人有两个名字,是什么情况?

    陆肩吾有着大神通,能直视一个人的本源,也就是说,你自称阿猫阿狗,或者用‘字’‘号’,比如自称李太白、青莲居士,而不是李白,这是毫无意义的。

    他看到的是一个人的本质,比灵魂,更加深层次,所以别人可以想着法子的蒙骗他,可唯独自身,绝对骗不到他。

    “这,这不对啊!”

    陆肩吾反应过来了:“你叫白镜玄?”

    “嗯。”

    “你不是叫秦轩吗?”

    “那是我弟弟。”

    “额。。。”

    陆肩吾的九个脑袋面面相觑,这些头颅都是他的,却又能独立思考,所以任何人都逃不过他的注视。

    但秦轩没说谎啊,哪怕之前有很多谎言,但这句话,是真的。

    他真的是白镜玄!

    “胡说八道,你这话分明是假的,”陆肩吾判断道:“他根本不是你弟弟。”

    “而且你们一个姓白,一个姓秦,我陆肩吾虽然极少在人间行走,但白镜玄和秦轩不是一家人,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秦轩也知道自己的话里有漏洞,但没关系,白镜玄是真的,仅凭这一点,他就能打乱陆肩吾的判断。

    “实不相瞒,我与秦轩关系紧密,虽不是兄弟,但胜似兄弟!”

    这话,也是真的。

    废话嘛,本来就是一个人,自己与自己,当然比自己跟兄弟亲了!

    “敢问大神,”秦轩:“我可有说谎?”

    “没,没有。”

    陆肩吾有一个优良品德,他从不撒谎。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看不起别人说谎的同时,自己也不屑于说。

    “那,敢问我弟弟秦轩,现在去哪了?”

    “应该,应该下山去了吧。”

    陆肩吾能查看整个西昆仑,但唯独在登天梯上,他看不见,所以在整个西昆仑都不见踪影的情况下,他只能判断,秦轩已经下山。

    既然如此。。。

    “那陆吾大神还有什么事吗?”

    秦轩:“没事的话,我也下山了。”

    “啊?额,哦,好。”

    “还请大神铺登天梯。”

    听着秦轩的请求,陆肩吾面露难色,但作为西昆仑的守门人,任何人误入,只要不是怀着邪恶的心思,都有一次被放下山的机会。

    这是规矩,哪怕是陆肩吾也无法违背。

    于是,带着无奈和不愿,陆肩吾再次召唤了昆仑登天梯,而在秦轩告辞,踏上去的那一刻,陆肩吾的感知里,秦轩的气息也彻底消失了。

    “嘶~~~”

    而在秦轩离开不久后,陆肩吾用毛绒绒的爪子,轮流摸着九个脑袋的下巴:“没道理啊。。。”
document.write ('');